图片展示
搜索

区块链,今夜不相信眼泪

发表时间: 2019-12-10 10:48:11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来源: 深蓝财经

浏览:

治乱世,用重典。

2019年年末,监管层对虚拟币的强监管,似乎可以用这一句话来总结。

2018年4月,第一届世界区块链大会在澳门举行,被不少人看作是币圈的狂欢。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场大会到底说了什么干货,但有两张花边图片却几乎传遍了整个网络。

第一张:大妈占领区块链,背景板上的英文还出了错。

第二张:邓紫棋受邀在大会上献唱《光年之外》和《喜欢你》,但不知为何被误传成了《泡沫》,几首歌名连起来颇有现实意味:

虽然对区块链的理解还远在光年之外,但面对高回报的投资仍然喜欢你,可惜太多虚拟币像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

2019年底,该破灭的泡沫终于到了破灭的时候。


野蛮生长的币圈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2017年8月,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与波场孙宇晨开了一场直播,在直播中发起波场币抢购活动,仅仅53秒,5亿个波场币被一抢而空!就连现在的李佳琪,也没有这么强的的“带货”能力。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律师,向深蓝财经谈起我国虚拟币发展时说:“我国虚拟币从诞生到发展,最大的问题就是‘乱’。从业者乱,很多不法分子趁虚而入;投资者也乱,很多投资者连虚拟货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盲目进入。”

但天下大乱之后,是天下大治。

很快,2017年9月4号,著名的“94禁令发布”,七部门出手,正式叫停ICO融资,将其定性为非法集资。一时间,几乎所有ICO平台被关,不少经历过“94禁令”的从业者回想起当初,都会说一句“九死一生”。

孙宇晨后来回忆说:“94”那一纸禁令,当场走了三个公司高管,拦都拦不住。老百姓极度恐慌,要求立刻把钱退了,一秒都不能等,那种恐惧是无以复加的。很多老百姓都带着刀上门,放脖子上,“要不就是把你的血放了,要不就把我自己血放了,反正立刻把以太坊打回给我们”。

类似的情形在2019年再度上演,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学习会议,明确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

比特币一天内涨了40%,10月25日单天吸引55亿人民币入场。币圈从业者沉浸在政策带来的喜悦中,从来不会缺席的孙宇晨老师更是洋洋洒洒写了一篇小作文以明心志,甚至用上了一个非常有年代感的词:“平反”

算不算平反不好说,但今年7月传出边控新闻的孙老师,确实没有回国。

一周之后,全国多地展开对虚拟币的摸排整治,大佬失联、交易所被查、实习生被拘。币圈风声鹤唳,从业者人人自危。据DeepFlow深流消息,何一表示:“如果非要往最恶劣的方向走,我也没什么可顾忌,最多’94’再来一次”,带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士气。

《圣经》中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2019年年底,除了比特币,还有个话题很火——#第一批90后快30岁了#。

孙宇晨老师作为第一批90后,至少在区块链这个方面,比很多同龄人更有预见性。这批马上就要30岁的青年第一次听说比特币,大多数是在大学时期。

2011年,知乎上有一条“神预言”。有人问大三学生有6000元,有什么好的理财投资建议?

有人回答:“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

回答者是巴比特、比原链创始人刘志鹏,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是3美元,距离比特币诞生过去了3年。同年,国内第一个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正式上线。2013年,OKcoin和火币网相继成立,国内的虚拟币市场初具规模。但这个时候,占领区块链大会的大妈们估计还没有听说过比特币这个词。

刘志鹏所说的5年后,比特币确实迎来一波大幅上涨!2016年下半年,比特币价格不断上涨,终于在2017年1月3日突破1000美元(约合6930元人民币)。两天后又再次突破1000欧元(约合7290元人民币),峰值逼近9000元人民币。从2016年年初到2017年年初,一年内涨幅超过260%。

在一夜暴富的神话加持下,区块链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终于进入了公众的视野。且从一开始,就是以混乱和野蛮的形式出现。

几乎一夜之间各种区块链产品上线,好像前一天区块链还是个没听说过的新技术,今天区块链的专家就遍地都是了。蹭热点和圈钱的人远比真正的专业人士多,甚至有一些讲座和论坛的演讲嘉宾都直言:我确实不懂区块链。

随着虚拟货币的火爆,ICO的概念开始在国内兴起,币圈迎来了2017年的黑马——币安。2017年7月,赵长鹏筹集了1500万美金,在日本创立币安交易所。并正式启动ICO,发售平台代币BNC。到年底,币安就成为了全球TOP3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从2012年就开始创业的孙宇晨,也带着他的公链“波场”,开始崭露头角。

币安的CEO赵长鹏和CMO何一,都曾是OKcoin的联合创始人。面对“进击的币安”,二人的老东家选择静观其变。

然而这个“变”,却是“94禁令”带来的天翻地覆。

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公告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

禁令一出,币圈开始了一场大清退!

最终,火币开通了境外网站,虽然主要客户仍然在国内,却对外宣称总部在新加坡,国内仅有区块链技术培训;OKcoin也将虚拟币业务转移到境外站点OKex,留在国内的同样只剩区块链孵化;币安彻底出走海外;波场也转向海外市场,孙宇晨甚至被传“跑路”。

资历最老的比特币中国,在经历了此次清退之后退出舞台,于2018年初被一家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

《无间道》里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三足鼎立,烽烟未止



然而,被太多的暴富光环笼罩,虚拟货币仍旧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圈子。甚至有不少人将“94禁令”看做是抄底的机会,此后,比特币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从10000美元疯涨到的了近20000美元。

“我认识的一个小伙子在这个风口赚了上千万!”

“我们公司的前台小姑娘靠虚拟币实现了财务自由!”

……

诸如此类或真或假、你我身边的暴富案例,让众多的投资者对虚拟币趋之若鹜,不加辨别就疯狂追捧。很多投资者已经从“投资者”心态转向“赌徒”心态,当时币圈有句话流传至今:“赢了会所嫩模,输了搬砖干活。”

一方面,投资者盲目投钱;另一方面,人们发现交易所作为币圈食物链顶端,实在太赚钱了!

我们来做一个对比:

2018年,A股上市公司合计实现实现净利润3.38万亿元人民币,平均年赚9.38亿元,但3600多家上市公司年利润的中位数仅1亿元。

2019年,平台币开始“回购销毁”,互链脉搏通过统计各平台销毁的数字货币及销毁规则,按照埃森哲发布的报告——交易所税前利润率64%粗略估算出:

2019年前三季度,火币业务利润约为25.9亿元人民币(3.68亿美元),币安业务利润约为26.8亿元人民币(3.81亿美元)!碾压6成上市公司

很多不法分子趁虚而入,注册一个皮包公司,再找几个技术,就开始发币了。一时间空气币泛滥,很多币甚至无法交易,仍能引来真金白银。在国家明令禁止ICO的大背景下,代写ICO白皮书的业务却在电商平台上火热展开。

2018年3月,孙宇晨回国,表明自己既没有跑路也没有套现,否认自己是“币圈贾跃亭”。还在采访中特别指出:贾跃亭是回不了国,我现在在这儿接受采访,出入境都自由。

反观几个头部交易所,日子都不太好过。

2018年3月,币安在日本驻足三个月之后,日本对比币安下了“逐客令”,同时被日本金融厅警告。2018年9月,币安再次收到美国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最后通牒,要求其配合监管调查,否则将被采取刑事措施。但在后期审核中,币安并未提供相关资料,随后币安撤离日本。

最让国内投资者接受不了的是,在2018年的七七事变纪念日,币安赵长鹏在推特宣布,向日本暴雨灾区捐款100万美元,并在币安官网上高调的公告了此事,一时间网友斥责之声铺天盖地。

同时,OKEx也陷入了巨大的舆论危机。2018年3月,有消息称,多名投资者表示OKEx“宕机”、拔网线,导致投资者遭受亏损,于是前往OKCoin公司,要求徐明星赔偿损失,有投资者甚至以敌敌畏相逼。

2018年9月,OKEx又曝出“宕机”、账户被冻结,区块链真相发表文章《追踪徐明星》,称多名投资者在上海围堵徐明星,轰动一时。

不过比起热衷炒作的孙宇晨和忽视民族感情的赵长鹏,徐明星明显老练很多,一边在网上与媒体互怼,坚决否认“拔网线”和“账户冻结”的说法,一边积极拥抱监管。

2018年两会上,当央行行长周小川参加的记者问答会结束时,徐明星在公司群里简明扼要的概括了周小川的讲话内容,供大家学习。并且公开表示:“未来随时准备将OKCoin捐给国家。”

经此一役,OKcoin还是被贴上了“拔网线”的标签。

火币也是如此,11月,火币网官方微博爆出消息,火币旗下公司的党支部正式成立!


一片混乱之中,币圈迎来了2018年的黑马——FCoin。

FCoin采用了分红和交易挖矿的形式,很像淘宝、京东等电商的“返利”机制,即按照交易量占比来给用户分发平台币FT,而拥有FT的投资人可以分得交易所收入的80%。一开始FT的流通量极少,却能分得大额手续费收入,稀缺的FT不仅本身有炒作价值,还拥有可观的分红,这让参与者通过各种方式获取流通的FT。

FCoin一度霸占全球交易量首位,超过排名第二到第七名交易量总和,其平台币FT在当时熊市下也上涨了近百倍。

可来得快去得也快,FCoin分红遇到天花板,而FT的总量却不断增长,FT本身的价值与分红都不断减少,FT价格开始下跌,交易量大幅萎缩。

到2018年底,价格跌超95%,FCoin巨星陨落。

《史记》中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

如同一个轮回,在94禁令发布一周年,2018年8月21日晚,“金色财经网”、“币世界快讯服务”、“深链财经”、“大炮评级”、“火币资讯”、“每日币读”、“TokenClub”、“吴解区块链”等涉及区块链、数字货币等领域的自媒体公众号遭微信官方永久封禁。随后北京朝阳区明令禁止虚拟币相关活动的通知流出。

公众号壹块硬币援引了一位业内资深人士的话:“行业太乱,再不整顿就真的被玩坏了!这些媒体的共性就是都和项目方走的很近,内容上也有不少是宣传项目,说白了就是为项目方割韭菜站台。”

然而整顿不休,却乱象不止。


币圈的野蛮生长真该结束了


2019年,虚拟币和区块链呈现出了分层。BAT等巨头纷纷发力区块链,在各种大会上展示应用成果:蚂蚁金服“开放联盟链”开启公测、腾讯区块链发票突破1000万张、百度聚焦区块链智慧城市、京东将区块链用于疫苗防伪溯源、运营商站上区块链+5G“双风口”……

区块链概念也受到上市公司的垂青,孙宇晨曾调侃A股:3000家上市公司,1000家在蹭区块链热度。

币圈,却似乎还是那个币圈。

2019年上半年,币安卷土重来,利用IEO推高平台币BNB的价值,而所谓的IEO,只不过是变相的ICO罢了。

2019年7月,OKcoin再次惹上麻烦,曾经人称“股神”的知名投资人杨永兴将OKEx及徐明星告上了法庭。原因是杨永兴的OKEx账户被无故冻结后销号,造成其个人损失超1.4亿元人民币,目前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该案件。

一年多的时间,“拔网线”的标签不仅没被撕掉,还贴得更牢了。

徐明星的应对策略也没有变,在对外公告中“拳打”杨永兴,“脚踢”发文媒体。


杨永兴也不甘示弱,这一场来自顶尖投资者和币圈大佬的“互撕”直到今天都没有结果。

当然,2019年也有黑马。

在币圈混战的两年中,衍生出一些违规操作,比如“碰瓷币”、“传销币”

如果说2017年的黑马是利用ICO的币安,2018年的黑马是玩转“返利”的Fcoin,那么2019年的黑马,则是一些把违规的事情公开做的交易所,比如:币市(Biss)、抹茶(MXC)、Biki。

这样说起来似乎有些“世风日下”。

币市被查后,深蓝财经向一位币圈从业人员咨询对Biki和抹茶的看法,对方表示:也应该查!

“每个行业都有违法分子,像Biki和抹茶,就是两只坏了一锅汤的老鼠!”该从业人员称:“针对这样的平台,查了肯定对行业有好处的。”

抹茶最初的手段,就是碰瓷。比如币安下周六要上一个虚拟币,抹茶就提前几天上线,虽然抹茶根本就没有这个虚拟币,但没关系,抹茶就赌这个虚拟币一定会上涨,美名其曰“期货币”,一度有投资者用“币圈大赌场”来形容抹茶。

第二个手段就是发型共振币,例如:VDS、FDS。

共振,是币圈的一种新的“融资”模式,最早就是VDS项目提出。VDS最核心的玩法,在于“共振比特币”,简单理解就是用户以比特币单向兑换“VDS”,越早参与共振的人兑换共振币的比例越高,往后一次递减,直至共振结束,所以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传销金字塔结构,越早参与的人风险越低,收益越高。一旦到了共振后期结束,参与的人减少,大户也吸收了足够的筹码,就开始砸盘。

2019年2月,抹茶交易所上线了VDS共振币,上线2个月后,VDS上涨近20倍。探寻VDS的模式,其主要交易手段就是用比特币兑换VDS币,在推广层面则是采用典型的传销模式。一面是币价保暴涨,一面是传销推广,拉人头进来接盘,VDS的上线为抹茶带来大量的流量。

在VDS之后,抹茶又陆续上线了LDS、HDS、FDS等多种共振币,套路一样,而这些共振币从始至终都被市场质疑毫无实际价值,名为共振,实为“资金盘”。

以至于圈内盛传一句话:“不上抹茶的项目不好意思说自己搞传销。”

抹茶通过这些手段迅速走红,数据显示,2019年7月,抹茶总注册用户已突破200万,日活跃用户超20万,在流量上,已经能与头部交易所一较高下。

在看到抹茶交易所上线VDS带来的实际效益后,Biki也开始上线VDS,依靠传销盘进行引流。

↑被查前,三家交易所都曾被视为“黑马”

2019年10月,曾被视为今年币圈黑马的币市被查,据悉,北京警方将其定性为“非法集资诈骗”,并抓捕犯罪嫌疑人数十人,甚至有入职数月的实习生。

↑被查前币市交易增长情况

业内有观点认为,币市的币股交易模式,有协助洗钱或资金出逃的可能;且币市的会员制,也是通过拉人的方式获取佣金,超过三级就有传销嫌疑。

11月11日,证券日报对BiKi交易所揭露报道,称其上线“无项目落地,无技术支撑,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

11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关于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联合检查的通知,通知称,自治区联合检查组赴部分盟市,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进行联合检查。

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了《关于交易场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

11月14日,在上海互金整治办的牵头下,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和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

11月21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并通知各区整治办、前海管理局、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市公安局经侦局、市通信管理局等单位共同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最新信息显示,目前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已通过灵鲲系统,摸排出涉嫌开展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企业39个。

此外,11月13日,币安官方微博因账号违反法律法规和《微博社区公约》被封。

11月15日,波场官方微博“波场TRON官博 ”被封。

11月24日,央视点名抹茶、Biki。报道称,据炒币者爆料网红交易所抹茶同样利用VDS这类共振币、空气币进行双向收割,背后老板陈健利用自家市值管理以及偷建老鼠仓等频繁收割投资者和项目方,目前成都抹茶技术办公场所也被成都经侦介入调查,但创始人陈健已不在国内。

恐慌中,火币李林和OKcoin徐明星却风雨不动。

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在瞭望智库、《财经国家周刊》主办的“第四届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2019”的圆桌论坛上发表了观点。

而徐明星则在由全国工商联主办的“德胜门大讲堂”上发表演说,就在波场、币安忙着上线去中心化平台的时候,徐明星却称:

很多人说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其实是个误区。其实在区块链里有着非常强大的中心,就是规则的设计者……所以说区块链无中心是不对的。而且规则设计者完全可以设计一些超级节点,让监管机构或者国家可以拥有一些校验的权利。

12月,徐明星还登上了央视。

从技术的角度,深蓝财经无法评价去中心化是不是误区;但是从拥抱监管的角度,徐明星和李林确实比何一、孙宇晨要积极得多。

10月28日,黄奇帆在上海出席外滩金融大会并发表主题演讲时指出:本人不相信Libra会成功。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这段演讲,让很多人对央行数字货币抱有更多期待。

对于虚拟货币的未来,上述从业人员表示:“不好说,但未来如果有国家的监管,会更加安全是肯定的。”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律师则发表了对区块链未来的看法:“在国家的政策法规指导下,进行优质有序的发展。习总书记的讲话再次推动了区块链的发展,当然发展必须是有序的,警惕用区块链进行非法活动,在守法的前提下,发展区块链项目才是真正的做到了服务社会和人民。”

2019年即将过去,我国的虚拟币也经过了三个轮回。不少投资者被切割的体无完肤,不少交易所在厮杀中倒下,甚至有很多“大佬”已经锒铛入狱。

但是区块链,不相信眼泪。

这一次,币圈的野蛮生长或许真的结束了。

参考文章:

1、《孙宇晨独家万字实录:我不是币圈贾跃亭》锌财经

2、《火币、币安、OKex谁最赚钱?我们算了一笔账…》互链脉搏

3、《清剿大行动!虚拟币“净网”持续中》央视财经

区块链,今夜不相信眼泪
2019年即将过去,我国的虚拟币也经过了三个轮回。不少投资者被切割的体无完肤,不少交易所在厮杀中倒下,甚至有很多“大佬”已经锒铛入狱。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