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一代茶王突然离世:他把普洱炒成了比特币,最贵一件6500万

发表时间: 2021-12-27 11:29:30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来源: 观点

浏览:


当一艘船沉入海底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去

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一句


——《后会无期》



1

大益茶舵手离去,留下一个茶叶帝国



“中日茶道,同出一源,花开两枝,各自精彩!”


这是吴远之发的最后一条微博,时间定格在12月17日凌晨4点59分。


这条微博发出4天之后,还是凌晨,大益茶官方微信号匆忙发布了一条讣告——



云南大益茶业集团的舵手永远地离开了,享年55岁。讣告说,吴远之是在加拿大旅居期间,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于12月19日去世。


本世纪初,长期在华尔街从事金融工作的吴远之,率队收购了经营不善的云南勐海茶厂。在吴远之的运作下,勐海茶厂改名为大益茶业,并成为国内销售及生产规模最大的茶业集团。


早在2016年,大益进入中国品牌价值500强,品牌价值达112.02亿元,高居茶行业首位。


只是人生无常,正当壮年的茶界大亨,躲过了狂风暴雨,没躲过一场突发的脑溢血。


吴远之身后留下的,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天眼查显示,吴远之是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90%。除此之外,吴远之还是云南大益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西双版纳大益茶茶禅世界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等23家公司的法人代表。


而且,吴远之还在31家公司担任董事长、董事等职务,并拥有6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资料来源天眼查


尽管商业版图庞大如斯,但没几个人确切地知道吴远之的个人财富状况。就连大益集团的经营情况,外界也很难完全摸透。


可以查到的信息是,据2008年中国茶叶百强名单,大益集团2007年的销售额已经达到7亿元,但也有业内人士称,大益集团的营收早已突破10亿元。



“一代茶王”的生命旅程止步于这个冬天,接班人的疑团、大益茶的未来,乃至整个茶行业的命运,都将来到一个新的拐点。



2

“金融茶”开创者



1938年,受当时中国茶叶总公司委派,毕业于巴黎大学的范和钧与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张石城带着90多位茶叶技术工作者赴勐海县筹建茶厂。


正是这群人,在总结吸收传统普洱茶产制工艺的基础上,引入了机械制茶技术和设备。1940年,勐海茶厂正式建成投产,中国普洱茶也由此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但六十多年后,时过境迁,当年名噪一时的勐海茶厂逐渐显露颓势。到第六任厂长上任时,这家茶厂的银行账面现金一度不到一万元,欠款却多达1500万,连年亏损,入不敷出,濒临倒闭。


而另一边的吴远之,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飞机设计专业毕业后,远赴加拿大求学,并迈进了金融行业,积攒了不少的金融圈和政界资源。


就这样,在2004年国企改制潮下,吴远之挤掉了竞争对手红塔山集团,以数千万买下国营勐海茶厂,并实行民营改造。


古老的茶叶品牌和精通资本运作的吴远之一遇上,立刻碰撞出了巨大的火花。


一直活跃在金融领域的吴远之接手勐海茶厂后,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点打造大益茶,并提出要往奢侈品方向发展。


2008年,在普洱茶行业尚未恢复元气之时,吴远之力排众议,斥5000万巨资,中标了央视黄金时段的品牌广告投放权,这在这当时的中国茶企中尚属首例。



一年之后,大益茶又一次抢滩登陆,率先打造授权专营店体系。时至今日,大益茶的品牌专营店已达2千多家,数量居同品类全球第一,经销体系深入全国。


赞助大型活动、投放央视广告、打造授权专营体系……一系列操作后,大益茶开始走上了一条金融之路,号称:


“茶中茅台”。


再往后,就发展成了多空互搏的常规金融把戏。运营研究社就曾总结过他们的路数:


第一步,人为制造供需不平衡。通过营销宣传,把某些茶叶塑造成一件难求的爆款。


第二步,人为制造“噱头”。雇一些所谓的专家和媒体,宣传其收藏价值。


第三步,人为制造“暴涨假象”。先放出一小部分茶叶在市场上流通,再派自己人去“高价回收”;再放一小部分,再自己“高价回收”,如此循环往复。


三板斧下来,市场已经陷入狂热,圈外的炒客开始源源不断入场。


接下来,庄家们就开始有节奏地放出囤积的货源,躺赚。


到最后,这些茶叶的最终归宿,就是藏家们的库房,他们沦为最后的“接盘侠”。





3

疯狂的炒茶客



当茶叶一和金融沾边,离奇的事情就开始发生。


在一张茶叶交易软件的截图上,我曾亲眼看到一件“88 青饼”茶叶的价格是1500万。什么概念?折算下来,1克茶叶价值500元,比黄金还贵。


但在上世纪90年代,这款“88青饼”只要10元一饼,差不多0.025元/克。也就是说,30年间,这款茶叶翻了整整:


2万倍。


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场景,在广州和佛山之间,一个叫芳村的地方,每天都在真实发生着。这里是全国最大的茶叶交易中心,在芳村,你可以买到任何一个品种、任何一个档次的茶叶。但在这里,他们引以为豪的,并不是卖茶叶,而是炒茶叶。人们把这里称作:


“茶叶华尔街”。



大约在2012年前后,“大益茶”带来的经销商期货模式,把这个传统的市场往前推了一步——


只要有货单,就可以找茶客缴纳定金,但不做实际交易,等茶叶价格攀升后,由上一个茶客再卖给下一个茶客,如此循环往复。


这个模式还有另一个名字:击鼓传花。


和任何金融产品一样,在这个模式里,存在着一套完整的体系。


据豹变梳理,被市场看好的茶饼,都有着自己的代号:


4年涨价56倍的轩辕号被称为“皇帝”;

2万涨到35.3万的珍藏孔雀被称作“神鸟”;

7万涨到65万的千羽孔雀,代号“千羽”;

……



除此之外,还有生肖系列、数字系列和蔬菜系列等。


更关键的是,每个代号茶都有记录价格的K线图,存在于不同的交易平台。上文中我们计算“88青饼”的升值空间,就是从它的K线中提取的数据。


如今,金融茶还有着专门的网站、小程序和App,升跌指数、大盘指数、K 线应有尽有。



在行业内,大益茶被比作证券交易所,发行普洱茶股票,每款茶就是一只股票。


既然机制和股市一样,那么身处其中的炒茶客,就必然有着和股民一样的经历。


据无冕财经报道,2019年10月,一款名为“沧海”的茶在天猫上整提预售抢购完后,微信群、大益粉丝群、闲鱼等平台就开始大量散布高价信息,价格被一路哄抬,从6199元涨到20000元,甚至是40000元。


更猛的是,新京报曾报道,一款2003年的“班章四星孔雀青饼”价格为2950万元/件,一款2000年的“班章珍藏青饼”,显示价格为3900万/件。一款2003年的“班章六星孔雀青饼”显示价格为6500万元/件。


这类产品,被市场上称为“有价无市,一茶难求”。


行情爆火的时候,一些炒家甚至拿空箱子来炒作。他们先收钱赌货,也就是自己还没有货,就先给买家开白条,买家得立即付款,不许拖欠。



这样买家也没法验货,炒家用一个“沧海”的纸箱就能唬住人,于是连纸箱都成了抢手货,一度炒到6000元。


除此之外,在大益茶已经发售的上千件茶品种中,大概有200件茶饼价格飞涨,少则一天涨几千,多则一日浮盈上百万,一天涨200万都不罕见。


就连中介交易员也赚得盆满钵满,有媒体报道,在芳村市场内,交易行网站最多的古桥茶街,100米里一排都是奔驰、宝马。


当然,有人一夜暴富,就有人一朝破产。在2020年,在“存茶量全国第一、老茶保有量全国第一、老茶交易量全国第一”的东莞,一个炒茶客一夜之间亏了1个亿。


更早的时候,大约2008年前后,金融茶市场也经历了一次空前惨烈的崩盘,许多人一瞬间倾家荡产,一大批茶商关门跑路。


股市里能见到的疯狂,这里也都一一上演。



4

尾声



如今,金融茶的一切,疯狂也好,荒诞也罢,都和吴远之没有关系了。


如果把时间轴拉长,更多玩金融的大佬,都已经沉寂了——


吴先生的江南别墅悉数变卖,大家保险改弦更张

肖先生望北楼归案,银行间再无包商哥,明天已成昨天;

大佬众筹的中民投摇摇欲坠,昔日泰山会作鸟兽散

泛海战略瘦身海航没有方舟蚂蚁化身央行治下金控乡村马老师重回巴塞尔老年俱乐部、中植系大佬在一场普拉提后悄然离去……


大戏收场,曲终人散,谁都逃不过命运的五指山。


文章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一代茶王突然离世:他把普洱炒成了比特币,最贵一件6500万
据2008年中国茶叶百强名单,大益集团2007年的销售额已经达到7亿元,但也有业内人士称,大益集团的营收早已突破10亿元。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