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2021年,最惨的五个男人

发表时间: 2021-12-29 11:44:49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来源: 观点

浏览:


2021,谁是最惨的那个?



1

马兴田

市场变革的祭刀者



马兴田应该算是今年中国资本市场上最大的“黑天鹅”。


作为康美药业创始人、A股最大财务造假案的主角,人们一度以为他要“逃之夭夭”,但谁也没想到,临近年底,监管的重锤还是找上了他。


2021年11月17日,根据法院的判决,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以及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


而在此前的11月1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投资人集体诉讼康美药业也做出判决,此次判决,被称为“全国首例证券集体诉讼案”:


康美药业承担5.5万名投资者损失总额24.59亿元。


更值得一提的是,不仅马兴田等主要管理人员受到重罚,就连“闭着眼睛签字”的五位独立董事也受到了惩罚,每个月工资才1万块,却要背上几个亿的赔偿。



这在A股是前所未有的。


就连马兴田在深圳的豪宅,也被挂上了司法拍卖平台。



马兴田如今的下场也算是自作自受。出生于广东普宁一个小山村的他,靠着妻子中药世家的优势和敏锐的资本嗅觉,十几年间从一家小药铺的老板摇身一变成为千亿上市公司的掌舵者,还曾以410亿财富排名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52位。



但谁也没想到,大白马的背后尽是虚假的幻影。2018年底开始,证监会调查发现,2016年—2018年间,康美药业就累计虚增货币资金886亿元,还未按规定披露期间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非经营性占用116.19亿元的关联交易。


面对这样一起史无前例的财务造假案,证监会给出的措辞极为严厉:


“康美药业等公司肆意妄为,毫无敬畏法治、敬畏投资者之心,丧失诚信底线,触碰法治红线,动摇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根基。”


大白马变成了“黑天鹅”,昔日的一方首富成了阶下囚。马兴田,也成了A股变革的祭刀者。




2

吴亦凡

房塌了,钱没了,人在局子里



过去5年里,吴亦凡绝对算是娱乐圈顶流之一。


电影、综艺、广告……接到手麻。早在2017年的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吴亦凡就以1.5亿的年收入排在榜单的第十位。


但吴亦凡恐怕不会想到,他会栽在一个叫做都美竹的人手里。


今年6月,吴亦凡的“丑闻女友”都美竹在微博上爆料说,吴亦凡与都美竹分手并引起了抑郁。7月份,都美竹再次爆料称吴亦凡潜规则许多女性,其中还包括多个未成年人。


一时之间,娱乐圈巨震,调侃与烂梗齐飞,爆料和调查一同到来。


被爆锤后,吴亦凡的人设彻底崩塌,还面临着刑事风险。根据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消息,2021年8月1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经依法审查,对吴亦凡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



人进局子了,到手的钱也飞了。吴亦凡出事的第一时间,韩束、云听、立白、滋源、华帝、得宝、康师傅冰红茶等品牌先后宣布终止与吴亦凡的合作关系。



至此,吴亦凡在内地的商务合作基本都黄了。


回看这一年,娱乐圈塌房的明星着实不少,郑爽代孕、霍尊分手、张哲瀚媚日、赵薇被封、李云迪嫖娼、王力宏出轨……但最惨的,还真就数吴亦凡。



3

许家印

高杠杆的反噬



恒大出现流动性危机以来,63岁的许家印,瘦了16斤。


全景网报道的这个消息,咱也不知道真假,但这大半年来,许老板的心应该是挺累的。


这位昔日首富,在经历了楼盘停工、债主堵门、理财兑付困难、物业卖身失败等诸多阴影后,甚至把自己的豪宅、私人飞机都给卖了,用许老板的话来说:


“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



但哪怕再怎么卖卖卖,在恒大的总债务面前,许老板凑的钱,都只是杯水车薪。


2021年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中期,恒大集团的总负债高达1.97万亿。


这个数字,已相当于海南省三年的GDP总额,比芬兰一个国家去年的GDP总额还要多。



1.97万亿,如果全换成100元的现钞,连起来的总长度达到30.53亿米,从地球铺到月球,可以来回铺7.95次。


这些债,要还到什么时候,甚至能不能还完,依然是个未知数。近十万的投资人,十几万的员工,都在等着恒大还钱;遍布全国的业主,都不希望自己买的楼烂尾。


许家印的压力可想而知。几个月前,一段名为“恒大集团债权人会议”的视频曝出,现场气氛火爆猛烈,债权人对许家印进行灵魂拷问,一位女债主更是指着许老板的鼻子口吐芬芳,激烈程度不亚于当年的批斗会。


但回溯恒大的流动性危机,很多迹象都表明,源头在于盲目扩张与疯狂的杠杆。


2016年底,恒大总资产1万亿,股东净资产660亿,大约15倍杠杆,而同期行业的平均杠杆率在4-6倍。这一年,被称为政策去杠杆元年,但恒大却在反向飞奔。


2015年,恒大的负债是6149亿;到了2021年中期,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1.97万亿。短短5年,恒大负债增长了1.36万亿,增长了两倍多。



这场疯狂之旅,在2021年戛然而止。这家中国最大的房企之一,已经遍体鳞伤。而这艘巨轮的舵手许家印,正处在前所未有的煎熬之中。



4

俞敏洪

天降双减,猛男落泪



7月23日,一份文件打破了教培界的平静。


这份中央下发、名为《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的文件,向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释放了一些清晰的信号: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


这个消息传到资本市场,一众中概股真实感受了一回“跌妈不认”。作为头部教育培训机构,新东方自然也没有逃过这场灾难。7月23日当天,新东方一度暴跌50%,创造历史最大单日跌幅,日内总市值蒸发超400亿港元。


更夸张的是,5个多月时间里,新东方股价累计跌幅近90%,总市值蒸发超过2300亿港元。



一年不到,高台跳水,新东方的股东们哭晕在厕所。而创始人俞敏洪占总股本比例为12.3%,个人身价蒸发超过290亿港元。


其实,对于这轮脚踝斩,新东方早有预感。早在“双减”文件发出前,存亡之际的内部会议上,甚至有人建议公司转型做托儿所,俞敏洪忍不住落了泪。


但在趋势面前,眼泪是没有用的。2020财年全年业绩中,新东方的K12业务营收贡献超过六成,“双减”的影响不言而喻。


紧接着,新东方逐步关闭教学点、裁员4万、捐出8万套课桌的消息,接踵而至。



令人感动的是,尽管新东方落魄至此,俞敏洪依旧表示,留足了现金,用来退费和补偿遣散的员工。


为了谋求转型,俞敏洪带着新东方的老师们做直播带货,谁曾想被经济日报一阵痛批:


新东方不应照搬李佳琦。



作为一个商业人物,俞敏洪的惨,更具典型。他出身寒门,经过多次高考才考入名校,创业后也经历过众叛亲离、生死攸关,好不容易做成一番事业,却遇上了时代的“双减”大潮。


这种困境,并不是新东方经营出现了大问题,而是时代的洪流所致。正应了那句老话: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万般波折之下,如今的俞敏洪已经快60岁了。



5

踩雷王

年度最惨男人



最后一个,严格意义上来讲,不是一个具体的“人”。


它来自于一个网络段子,今年最惨的男人应该就是下面这样的:


自己干地产中介,老婆做教培,姐姐做旅游,父母在老家养猪,刚买了恒大的房子,抄底了中概互联,还意外有了三胎。



他完美地踩中了今年所有的大雷,堪称“年度雷王”。尽管这只是一个调侃的段子,但实际上,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有着类似经历的人,可能真的不少。在雪球上,就有多位股民表示自己至少踩中了三个雷。


如果说商业大佬们的遭遇,更多是悲壮,那么这些平凡个体的踩雷,则透露着满满的辛酸和无奈。



6

尾声



回过头来看,刨去个体的性格差异,这几个最惨的男人,正对应着今年几个波动最大的行业:


资本市场、娱乐圈、房地产、教培。


被网友称为年度最惨的“踩雷王”,也基本是踩中了这几个行业。还是那句话: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无论你是大佬、大咖、大腕,还是普通人,都一样。


但实际上,惨不惨都是相对的。时至今日,全球新冠累计确诊人数已突破2.8亿,累计死亡人数超过540万。


在这个星球上,平均每25个人里边,就有1个感染新冠。整个近现代史,1840年到现在,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仅次于制造过多次大流感的H1N1病毒。


只要你还健康活着,就已经是难得的幸运和天赐的福分!


熬得住,才是最后的赢家。


文章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2021年,最惨的五个男人
今年最惨的男人应该就是下面这样的:自己干地产中介,老婆做教培,姐姐做旅游,父母在老家养猪,刚买了恒大的房子,抄底了中概互联,还意外有了三胎。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