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恒大1300亿“债转股”埋的雷,终于在一年后爆了

发表时间: 2022-01-10 10:21:27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来源: 金角财经

浏览: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F-Jinjiao)
作者 | 红线
编辑 | 白银

2020年9月,恒大遭遇1300亿的债务危机。彼时,面临资金链断裂的恒大,在许家印以“债转股”的神力操作下,化险为夷。

 

这起早已尘封的旧事,近日再次浮出了水面,炸开了波浪。

 

转给别人的雷,也终于一起爆了。

 

而更为魔幻的是,深圳人才安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人安”)与山东高速集团(以下简称“山高集团”),正在为谁接这颗雷,而相互冲突了起来。


一个月前,山高集团连发两条重大资产出售、转让或重大投资行为进展公告,称深圳人安居分别有一笔20亿和一笔80亿的未偿还欠款即将到期。
 
两笔欠款都发生在一年前,交易主体是恒大地产的股权,总价250亿。根据当时签的协议,深圳人安需12个月内,分3次结清转让款和应付利息。但截止到公告发布日(2021年12月8日),两笔转让款的第三期都未到账。
 
为督促后者按时还钱,山高集团跨越大半个中国向深圳发去100亿的催缴单。据说,和第二张单子一起寄出去的,还有律师函。

《山东高速集团重大资产出售、转让或重大投资行为进展公告》2021.12.08
 
然而一个月过去,作为深圳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曾豪掷300亿救许老板于水火的深圳人安集团,始终未就此事作出回应,100亿的欠款也已经先后逾期。

 

毕竟,要给了这100亿,就可能再损失掉100亿。要因此被山高集团告了,深圳人安可能要付出的,不过是退回部分恒大股票,那些价值已经所剩无几的股票。


有人说,直到看到这条消息才意识到,恒大那场看起来有惊无险的世纪交易才过去一年而已,但外面的世界早已翻天覆地——当年牌桌上的几大巨头,坚持站台的身家易主,逃出生天的如今亦自身难保,挺身接盘的,300亿砸出去只剩下个零头。

恒大爆雷带来的连环效应,正在不断地将那1300亿的旧债主,一个个推倒。


回过头来看,扳机也许很早以前就已经扣响,此后空气里回响的,都是子弹穿过枪膛的声音。


“老友记”
 
许老板交友广泛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一次隔空催收的两方,也都是恒大的老朋友。
 
1997年,许老板找银行借了600万,拿下广州首块通过招拍挂形式出让的土地,在广州的海珠区建造起恒大地产首个项目“金碧花园”。
 
房子刚盖完第一层,许老板就以每平米2800元的超低价开盘,两小时内被抢购一空,实现销售额8000万,恒大地产一战成名。
 
也是那一年,山东省交通厅出资,山东高速集团成立。不过那会儿,它还叫山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2004年经历过一次出资人变更,从交通厅划到山东国资委底下,但总的来说,还是一家认认真真搞运输的公司。
 
直到2008年,它突然宣布要转型升级,之后便迅速更名,拿掉“公路”两个字,成了山东高速集团。
 
改名之后的山高集团,率先瞄准的领域就是房地产,亲自下场成立了一个全资子公司“山东高速投资公司”,用来搞房地产开发,并于同年拿下莱芜雪野湖旅游风景区的180亩住宅用地和110亩配套住宿餐饮用地,之后一路增持到700多亩,2011年绿地开发雪野湖桃花源,地就是从山高集团手里买来的。

山东高速绿城雪野湖桃花源项目规划图
 
而当时,在景区边喝茶钓鱼的,除了山高集团和绿地,还有恒大。2010年,莱芜恒大金碧天下置业有限公司入驻雪野湖,先后拍下10宗地皮,总面积是山高集团的两倍。
 
虽然后来他们在湖边的项目都被一刀切式拆除,但“深厚的友谊”早已种下。
 
2013年春天的一个深夜,许老板匆匆赶赴济南,为的就是能准时参加第二天和山高集团的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据媒体报道,仪式流程原本只安排了半个小时的会谈时间,但由于双方过于惺惺相惜,一聊就聊了一个小时。
 
没过多久,山高集团便全资收购了一家名为烟台合盛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后者手里拥有烟台福山区夹河岛项目的701.63亩土地使用权。而这块地将由山高集团和恒大共同开发,目标是:
 
打造一个烟台人的“维多利亚港”。
 
可惜夹河岛最后也黄了,2017年烟台合盛被山高集团以15亿的价格挂牌出售。项目接连碰壁,山高集团甚至颇有些“心灰意冷”,在回复证监会的问询函时说:“公司拟出售部分房地产业务,并将继续退出剩余地产项目”,一副要金盆洗手的架势。
 
在中国,判断一家企业不能听它说什么,而是得看他屁股坐在哪。山高集团的屁股就一直坐在恒大的牌桌边上。
 
同样是2017年,山高集团分两次给恒大豪掷共计230个亿的战投,230个亿是什么概念呢?那一年,山高集团名下的上市公司山东高速股份有限公司的全年营收也不过600多个亿。
 
而这230个亿的用处,则要从许老板的另一位老朋友,深圳国资委——也就是这一次欠债不还案的另一位当事人深圳人才安居集团背后的大家长——说起。
 
时间线回拨一年,野蛮人宝能和红色资本华润站在了同一边。

宝万之战时万科高管曾表态:管理层要走就是全体离开

为了保住最好的万科,王石向深圳国资委发出求助信号,想引入后者的全资子公司深圳地铁来摊薄宝、华的股份,四方正僵持不下时,恒大突然持资杀入,花几十亿将手头的万科股权增持到14.07%。
 
而当外界还在或好奇或质疑恒大这通流氓操作时,许老板转头就把手里300多亿买来的股权以200多亿的价格悉数卖给深圳地铁。至此,轰轰烈烈的万宝之战,以野蛮人出局,深圳地铁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告终。
 
后来有一年的亚布力论坛上,有人问王石:“万科击败门口的野蛮人,是制度的胜利、管理的胜利还是个人的胜利?”
 
王石没有回答。
 
这个问题其实也应该问问作为参与者之一的许老板。如果他知道答案,也许后来的故事会有所改变。
 
但那时,许老板已经没空回答了。几乎是万宝之战落幕的同一时间,恒大发布一条重大公告:已与深圳国资委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深深房签订协议,后者将以发行股票或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恒大地产100%股权。
 
如果交易完成,恒大地产最大股东凯隆置业将成为深深房的控股股东,而A股市场上,韭民们的可选项也将多一个恒大。
 
意气风发的许老板,开始在希望的田野上奔走。
 

盛宴难开
 
2017年发生了很多事。
 
9月,广州恒大在中超第25轮客战江苏苏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土不服,恒大队在两度领先的情况下,依然被苏宁以2:2逼平。
 
虽然没能赢得比赛,但许老板的心情却丝毫没受到影响,时隔三天,他就带着高管团队造访了苏宁总部。没人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后来流出来的照片里,许老板和张老板各举一只小高脚杯,笑容满面地喝了一杯交杯酒,连眼角鱼尾纹的上扬弧度都如出一辙。


没过多久,恒大公布三轮战投名单,苏宁电器以200亿的金额排在第二位,仅次于山高集团的230亿,也是27家投资方里,唯二投资数额超过百亿的。
 
老朋友的大手笔,和许老板的个人魅力不无关系,但最重要的,还是对整个房地产行业无与伦比的信心。
 
那年冬天,孙宏斌在武汉遥远地吐槽万科,说郁亮前几年提的房地产“白银时代”就是个笑话,现在应该是钻石时代:
 
“房地产的上半场至少还会持续5年、10年。”
 
郁亮其实挺委屈的,白银时代这个结论,是万科的金牌董秘谭大师带着五六个清北高财生花8个月时间收集27个国家过去40年房地产周期的大数据后得出来的。
 
也有郁亮亲自上场的计算佐证,他用2013年中国已建成房屋加上在建房屋的总量,除以中国城市家庭户数,发现比值超过1.2。这意味着,市场上的房子已经完全足够。
 
但人算终究比不过天算,轰轰烈烈的地产去库存时代到来,印钞机启动,房地产政策全面放开,大水铺天盖地。
 
那时,仿佛迎面吹来的风都是人民币的味道,人们想的也不再是用一根杠杆翘起地球,而是翘起整个宇宙。
 
2017年,恒大碧桂园双双迈过5000亿关口,融创以3600亿挺近Top 4,股价分别暴涨了4.6、2.7和4.3倍。与此同时,他们的净负债率也达到了最高点,恒大的240%、融创的260%……也是那一年,许老板以2900亿的身家登顶《胡润百富榜》中国首富。
 
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狂欢。房企加杠杆圈地并购,轮流喊出千亿目标;底层百姓也拼命加杠杆买房上车,深恐错过新一轮分配的机会。就连央行行长都出面表态:
 
“个人住房加杠杆,逻辑是对的。”
 
那时没有人觉得许老板的“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有什么不对,因为那就是通向财富的密码。哪怕只是喊出一个类似的口号,热钱就会汹涌而来。
 
最夸张的一个故事发生在2017年的12月,禾的老板黄其森对媒体说,到2018年,泰禾的销售额要到2000亿,比2017年翻一倍。黄老板话音刚落,业绩还没,股价却在一个月内翻了一倍。
 
那时,大家对“翻倍”这件事也很热衷,恒大将原本300亿的战投扩充到1300亿时,给出的承诺也是三年内利润翻倍。
 
还是2017年,许老板的老朋友山高集团,金融板块收入占比增至44.7%,将过去的主营业务高速公路甩出一条街,同时成功控股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中国新金融集团,将其更名为中国山东高速金融集团。

山高金融拿了2020年的最具投资价值上市公司
 
而山高金融的一大热衷业务就是投资高息债券并为部分高杠杆房企提供融资。有一段时间,媒体频频拍到孙宏斌往济南飞。后来融创在济南价值300亿的春蕾小镇项目亮相,55%的股权是融创的,剩下的则分属于山东高速集团和济南天桥区的一家投资公司。
 
同样觉得赚钱不如炒股的,还有苏宁。
 
作为一家A股上市公司,2017年时苏宁的主营业务已经基本赚不到什么钱了,想转型互联网,又面临着烧钱无门的境地。蓦然回首,张近东想起自己手里还握着阿里的两千多万股,然后他就从里头抽出550万,卖了。
 
后来根据财报显示,当年苏宁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42.1亿元,同比暴涨近5倍。
 
有卖出就要有买进,恒大出现得恰如其分。
 
更何况,这看起来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因为许老板是签过对赌协议的,如果未能完成重组上市,恒大将必须以原有投资成本回购投资者所持股份。
 
这也是剩下的几家小资本以及上下游供应商愿意将钱押进来的主要原因——炙手可热的钱景,烈火烹油的行业,一场千载难逢的财富盛宴马上就要开启。
 
然而谁也没想到,敲锣打鼓三年多,分红的冷盘也吃了一轮又一轮,正菜却始终不见踪影。
 

无人生还
 
2020年9月29日,距离对赌协议生效还有4个月,许老板和三十多个战投代表庄严肃穆地坐了两排,紧急签署一个补充协议。
 
这是一场安定军心的重要仪式。
 
几天前,社交媒体上流传出一份题为《恒大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的文件截图,许老板在文件里对广东省的领导们说,自己有200多万待交房业主,近300家关联银行和金融机构,以及8000多家上下游企业。如果深深房不能如期重组,就会导致资金断裂,从而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影响331万人就业,严重威胁社会稳定。
 
尽管当日晚间恒大就出来紧急“辟谣”,但“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众所周知,舆论和市场一连沸腾好几天,才有了上面的补充协议。
 
仪式当天,1300亿战投有863亿同意将手中的股权转为普通股权长期持有,且股权比例保持不变。
 
在恒大主动披露的现场照片里,曾对媒体和投资者信誓旦旦保证若恒大不能如期重组,将会拿回200亿的张近东就坐在第一排,许家印的左手边,笑容比起三年前,多了几分肉眼可见的勉强。

 
苏宁确实笑不出来了。就在增资协议签订的那个月,苏宁易购的合并口径负债达到了1361亿,有息债务规模逾700亿。随后,以苏宁易购集团作为发行人发行的多只债券出现断崖式暴跌。再加上那没能拿回来的200亿,苏宁迅速陷入流动性危机。
 
2020年11月,苏宁队又和恒大队踢了一次球,以2:1的成绩取胜,成为苏宁队在中超历史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夺冠。当时,许家印作为嘉宾给苏宁队颁了奖。
 
那场面,颇有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2021年3月,深圳国资拟计划以148亿的价格入局苏宁易购,如果交易最终完成,张近东和许家印这对一起喝交杯酒的好兄弟,就能成为亲兄弟了。
 
因为在此之前,深圳国资已经派出深圳人安接盘了恒大那1300亿里的300多亿,成为恒大地产的第二大股东。而这300多亿,除了山高集团的230亿,剩下的基本来自豪仁物业、鸿达投资、宇民投资和中融鼎兴。
 
这四家公司加上山高以及最早跑路的华达置业,一度被称作恒大这淌浑水的幸存者。但杠杆堆起来的时候,他们脚底下的气泡并不止恒大一家。
 
鸿达和华达背后都指向香港资本,跑得快正常;中融鼎兴手里的恒大股权原本是韬蕴资本从它手里借钱入的股,但同一年后者就被贾跃亭的易到用车坑了一把,韬蕴没钱还债,只好把恒大的股权卖给了中融,彼时恒大的高负债危机已经初显,中融转头就把它又卖了出去;
 
而宇民投资背后中民资本早在2019年就陷入流动性危机,此后便一直在冬天打转;
 
豪仁物业的大股东和恒大在2017年就青岛一块地皮打过交道,因为投资总额只有10个亿,所以脱手得相对顺利,但今年年中,其背靠的上海谙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蓝光发展牵连下水,随后另一家注资的祥生控股也遭遇股价闪崩。
 
而当年持巨资入场又成功全身而退,被称作“最具前瞻性”的山高集团,今年更是接连踩雷。
 
2019年席卷整个国有企业体系的退地运动开始后,山高集团不得不在三个月内集中挂牌转让旗下9家房地产及相关产业的公司股权,这其中包括旗下最大的两个房地产公司。
 
但他向其它地产伸出的援助之手却一直没停,2019年先是给了泛海20个亿,然后又向佳兆业支援1.25亿美元,2020年,又接盘奥园1个亿的美元债。
 
而随着泛海、奥园和佳兆业的陆续暴雷,山高集团不但深陷几场官司,还一不小心暴露了明面上退地、私底下却频频伸向房地的投资版图。

山高集团子公司和泛海的官司
 
再加上这一次深圳人安摆烂,原本加上分红和股权溢价至少能赚77个亿的生意一下变成倒亏23亿。
 
其旗下的上市公司山东高速股价迅速跌到今年新低,忿忿不平的股民为此跑去山东高速的投资者互动关系平台上留言:
 
“请问贵公司恒大股权转让款第三期什么时候能收回啊?对方违约了,不能起诉对方吗?不能放任国有资产流失啊!
 
这话说的,深圳的国有资产就不是国有资产了?

恒大1300亿“债转股”埋的雷,终于在一年后爆了
当年牌桌上的几大巨头,坚持站台的身家易主,逃出生天的如今亦自身难保,挺身接盘的,300亿砸出去只剩下个零头。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