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顾雏军获43万国家赔偿,还想上诉索要“格林柯尔系”股权、土地

发表时间: 2022-01-10 10:22:30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来源: 野马财经

浏览:


从并购“狂人”到资本“秋菊”。


作者 | 高远山
编辑丨李逸明
来源 | 野马财经
本文约5190字,阅读时长约14分钟

 

服刑期间,父母去世、妻子离婚、刑事拘留当天小女儿出生,直到十四年再审改判后才见到第一面。曾经意气风发的顾雏军,离他要的“绝对清白“又进了一步。

 

继2019年4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对顾雏军部分改判无罪,有期徒刑从10年改判为5年后,顾雏军成功申请得国家赔偿。1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顾雏军申请国家赔偿案作出决定:赔偿顾雏军人身自由赔偿金28.7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4.3万元,共计43万元。并返还罚金8万元及相应利息。

 

除此之外,2021年1月6日上午,曾经的“红通”企业家兰世立现身武汉,召开情况说明会向媒体透露,就被广州市检察院指控犯合同诈骗罪一案,其已获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无罪。

 

央视财经评论,近年来,司法机关依法监督纠正了一批有较大影响的案件,体现了执法上的实事求是精神。其中,有的案件是全部改判无罪,也就是“全案错了全案纠正”;有的案件是部分改判无罪,也就是“部分错了部分纠正”。顾雏军从被判“三宗罪”,到改判部分无罪,再到如今获得国家赔偿,十多年的坚持与等待,顾雏军终于“要回了失去的东西”。这也是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有力例证。

 

国家赔偿43万元

顾雏军提出百亿补偿将继续上诉

 

2005年7月29日,彼时拥有5家上市公司的顾雏军从上海飞往北京,一落地便被佛山市公安局拘捕,自此便在监狱里度过了七年。

 

2008年,法院一审判顾雏军有期徒刑12年,执行10年。2009年3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认定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决定共执行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80万元。

 

2012年经历减刑后顾雏军成功出狱,直到2019年的再审,刑期从10年改判为有期徒刑五年。



由此多产生出的两年牢狱之灾,顾雏军于2021年1月提出申请国家赔偿。

 

据《国家赔偿决定书》显示,顾雏军获得的人身自由赔偿金为28.76万元,“本案中,顾雏军于2005年7月29日被刑事拘留,原判决有期徒刑十年,经减刑后于2012年9月6日释放,共被羁押2597天。顾雏军经再审改判刑期五年为1826天,顾雏军监禁期限超出再审判决确定的刑期771天,依照前述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本院应赔偿顾雏军人身自由赔偿金287660.1元(771天×373. 1元/天)。

 

其中373.1元/天的价格则是来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作出国家赔偿决定时适用2020年度全国职工日平均工资标准的通知》的规定,“各级人民法院自2021年5月20日起,作出国家赔偿决定时,对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应为373.1元。我国对人身自由赔偿金采用统一标准,不因地区工资差异区别对待。

 

除了人身自由赔偿金外,还有精神赔偿金。“本案中,顾雏军并非全部罪名改判无罪,实际监禁期限超出再审判决刑期771天。根据现有证据材料,本院的错误刑事裁定对顾雏军造成一定的精神损害,属于司法解释规定的造成严重后果。本院综合考虑错误刑事裁定给顾雏军的家庭、工作、精神以及社会评价造成的损害和影响,决定支付顾雏军精神损害抚慰金14. 3万元。

 

这份赔偿显然与顾雏军的意愿相去甚远。据顾雏军的赔偿要求,还涉及了上市公司股权、相应的土地及建筑、其在北京银行的股权、两处北京房产,还有相应的精神抚慰金等,价值超过百亿。

 

其中包括四家A股上市公司股权:广东科龙公司(现“海信家电”)的26.43%股权、扬州亚星客车公司的60.67%股权、原合肥美菱股份有限公司(现“长虹美菱”)20.03%权,原襄阳汽车轴承股份有限公司29.84%股权。

 

截至1月8日,海信家电报收16.97元/股,总市值231.25亿元;亚星客车报收10.07元/股,总市值22.15亿元;长虹美菱报收3.7元/股,总市值38.65亿元;襄阳轴承报收4.7元/股,总市值21.6亿元。

 

还有其控制的格林柯尔系公司的6470亩土地、70万平方米建筑以及深圳发展中心大厦两层楼约3300平方米。

 

被法院拍卖的北京银行股票214万股,共计分红和派息438万元。

 

位于北京的两处房产: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南溯南路9号院座2207 室、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北里 201楼606室。

 

格林柯尔相应的十余家公司的全部财务和技术资料被销毁造成的损失。

 

对港股公司格林柯尔(8056.HK)(已退市)造成的损失。

 

对于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顾雏军则认为,自己在被捕前每月工资港币75万元另加人民币45万元,因失去人身自由导致的经济损失远超人民币7000万元,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为5000万元。


但以上诉求均未获得通过。顾雏军和友人称,“昨天,我收到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我申请国家赔偿的决定。法院承认这起冤案给我个人、我的家庭和我的财产造成了重大伤害和损失,但只是赔偿我人身自由赔偿金28.7万元,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14.3万元。对我和格林柯尔公司遭受的数百亿元人民币的财产损失的赔偿申请不予支持,留待我们去向当年的加害者——某些地方政府讨要。”


顾雏军还和友人表示,“《国家赔偿决定书》关于我的要求讲得很全,他们对我的这些损失也没有异议,只是谁抢了你,你就找谁要吧!十六年了,我如果要得回来,怎么会到国家赔偿这最后一步呢?”同时,他还表示下一步将继续上诉。

 

“顾雏军他所主张的股权等问题,太复杂,裁定书都写了十多页,这个案件的背景资料估计都得成箱。就赔偿而言,国家赔偿案件的赔偿范围和赔偿标准是确定的,他所主张的股权土地房产之类的,在这个国家赔偿案件里解决不了的。他应该另诉,但怎么诉,去哪里起诉,都要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一位证券律师表示。

 

从技术狂人到资本市场“秋菊”

 

1982年,顾雏军考上天津大学“制冷”专业研究生。

 

进入天津大学不久,顾雏军就对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普利高津提出了质疑,认为其研究忽视了理论对工程实践的服务。因此,顾雏军摒弃了普利高津的研究方向,提出了自己的结构热力学理论。

 

1988年,顾雏军在英美合办的《能源》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一个新型热力循环的研究》(后被称为“顾氏循环”)的文章,在次年国内部分媒体的宣传文章中,出现了“理论上亦可证明’顾氏循环’是现在所有制冷、空调、热泵及热流体循环中最佳的热力循环”的表述。

 

该理论却遭到了国内学术界的强烈质疑,带头人则是他的导师与师兄。随后几年,《“顾氏循环”考证和质疑》、《劳伦兹循环与“顾氏循环”》、《为卡诺循环和劳伦兹循环争鸣——再评“顾氏循环”》一系列文章不断登出,甚至还出现了“清楚伪劣科技’顾氏循环’座谈会”。

 

怀揣着成为世界级科学家的梦想,却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面对如此情形,顾雏军选择了转战商界,远赴英国海外创业。

 

所谓墙里开花墙外香,“顾氏循环”理论在国内难以立足,顾雏军发明的格林柯尔制冷剂却在海外市场打开了销路,并为之带来了第一桶金。这些钱也为“格林柯尔系”的创立打下了基础。

 

无论是“顾式循环”的提出,格林柯尔制冷剂的研发,还是冰箱、空调等科龙系列白色家电产品的生产销售,都与“制冷”二字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1989年《关于耗损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尔议定书》的签署,更是让新一代制冷剂的销量迅猛增长,为顾雏军带来了大量的财富。

 

1995年,在国外小有成绩的顾雏军选择了回国发展,成立了格林柯尔中国有限公司,并在天津投资5000万美元建成了亚洲最大非氟制冷剂生产基地。

 

2000年,格林柯尔(8056.HK)成功登陆香港创业板上市,公司财务状况也随之披露出来。财报显示,1998年至2000年其营业收入从11万元暴增至3.64亿元。

 

3年3300倍的增长速度令人咂舌,而更令人感慨的则是“格林柯尔系”资本扩张的速度。

 

2001年秋天,刚刚跻身港股的格林柯尔以5.6亿元(后降至3.48亿元)接盘了科龙电器(000921.SZ)20.6%股权,顾雏军登上A股舞台。作为国内冰箱产业的四大巨头之一,就在1999年11月,科龙还曾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20家最佳中小企业之一,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业绩大幅下挫,高层动荡,顾雏军在这场国进民退的浪潮中挺身接盘。

 

在人们来不及为科龙惋惜之时,顾雏军又以半年一家的速度,连续收购了另外三家A股上市公司,共动用资金7亿元左右。

 

具体而言,2003年12月10日,顾雏军旗下的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4.178亿元收购亚星客车(600213.SH)60.67%股份;2004年4月11日,扬州格林柯尔以1.089亿元买下襄阳轴承(000678.SZ)29.84%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2003年5月,顾雏军又通过顺德格林柯尔拿下美菱电器(000521.SZ)20.03%股份,耗资2.07亿元。

 

顾雏军带领的“格林柯尔系”野蛮又带有几分情怀的扩张方式,至今被MBA课堂作为教材使用,成为资本市场的经典案例。

 

一切在2004年陡然生变。2004年,依靠预言“德隆系”必倒而名声大噪的经济学家郎咸平,对海尔管理层收购、TCL集团产权改革一系列国企改中可能存在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提出质疑,迅速刮起了一股“郎旋风”。

 

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发表了一篇题为《在国退民进“盛宴”中狂欢的格林柯尔》的演讲,矛头直指格林柯尔董事长顾雏军,称其以七种手法侵吞国有资产,在收购活动中卷走国家财富。郎咸平将顾雏军的手法归纳为“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引人”、“借鸡生蛋”七个表述。

 

野马财经制图


郎咸平开始在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主持《财经郎闲评》,第一期就是《顾雏军,在收购的盛宴中狂欢》,引起更大的轰动。

 

同样被点名的海尔、TCL等公司选择了沉默,从不示弱于人的顾雏军则选择了反击。他向郎咸平发出了律师函,要求删除上述文章并道歉。

 

不过,等待他的却是郎咸平新的一篇《学术尊严,不容顾雏军践踏》的文章,文中直言,“我绝对不接受这份律师函所表达顾雏军的那种财大气粗、盛气凌人、践踏学术尊严的口气。”

 

明星企业家与明星学者的对峙也很快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2004年12月,顾雏军收到了广东证监局的询问函。2005年4月,湖北、江苏、安徽、广东四省证监局联合调查“格林柯尔系”的ST襄轴、亚星客车、美菱电器、科龙电器,同时,证监会稽查部门主导的20多人工作组进驻科龙调查格林柯尔挪用资金事件。

 

5月,巡检变成了立案侦查。2004年5月10日,科龙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违反证券法规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顾雏军身陷囹圄后,格林柯尔系的上市公司体系也分崩离析。

 

随着顾雏军入狱,收购而来的四家A股公司纷纷选择了脱离“格林柯尔”的体系。

 

2005年8月2日,襄阳轴承发布公告称,襄阳轴承第一大股东襄阳汽车轴承集团已于8月1日向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致函,要求解除与其的股份转让合同(彼时股份转让尚未过户)。最终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收购襄阳轴承公司29.84%股份的合同,被中国证监会叫停。

 

2005年9月9日,在顺德看守所中,顾雏军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海信集团出资9亿元接盘科龙电器26.43%股份,公司后改名“海信家电”。

 

2005年11月,格林柯尔所持美菱电器股份以1.45亿元转让给长虹集团,长虹成为美菱控股股东,并承诺助其业务整合。而根据2018年6月5日公告,美菱电器拟将公司全称由“合肥美菱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长虹美菱股份有限公司”。同时,拟将公司A股证券简称由“美菱电器”变更为“长虹美菱”。

 

2006年7月,亚星客车前母公司亚星集团出资1.65亿元回购格林柯尔手中亚星客车60.67%股权,收购完成后,亚星客车脱离格林柯尔的控制。2011年9月,亚星客车进入潍柴集团,成为潍柴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

 

至于顾雏军自己掌控的格林柯尔,2007年5月18日正式在香港退市,至此,鼎盛一时的“格林柯尔系”完全瓦解。

 

眼见自己一手创造的格林柯尔系被瓦解,2012年顾雏军出狱后的第一件事,便是马不停蹄地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同年9月14日,顾雏军头戴一顶高高的纸帽子,上面写着六个大字:“草民完全无罪”。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


媒体见面会上顾雏军始终坚称自己无罪,自此,他开始了秋菊之旅,踏上了长达9年的上诉之路。当时顾雏军还开通了自己的新浪微博,但媒体发布会后其微博被封禁了两个月。至今,顾雏军仍在微博上不断呼吁,想让他的案子沉冤昭雪。

 图源:顾雏军微博


四年扩张,一朝归零。顾雏军曾表示,“我怀念执掌5家上市公司,并不是迷恋权力,而是那样就有机会将家电产业整合做强,有资金发展自主技术,甚至能够在国际上与全球巨头同台竞技。”

 

对于顾雏军案你有何看法?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顾雏军获43万国家赔偿,还想上诉索要“格林柯尔系”股权、土地
顾雏军表示,“《国家赔偿决定书》关于我的要求讲得很全,他们对我的这些损失也没有异议,只是谁抢了你,你就找谁要吧!十六年了,我如果要得回来,怎么会到国家赔偿这最后一步呢?”同时,他还表示下一步将继续上诉。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