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10连板后大股东高位套现 龙津药业还能“妖”多久?

发表时间: 2022-01-11 10:32:27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来源: 大摩财经

浏览:

出品|大摩财经

近期“妖股”龙津药业(002750.SZ)能风光多久?市场一直期待一个答案。

 

1月10日,刚刚经历一个跌停板的龙津药业收涨2.72%,报18.1元,最新市值72亿,滚动市盈率已经高达450倍。

 

受益于近期的中药板块上涨红利,核心产品注射用灯盏花素被列入集采,龙津药业自2021年12月20日开始一轮上涨行情,连续开出10个涨停板。

 

随之而来的是大股东高位套现。1月6日,龙津药业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抛出了一份减持计划。其中控股股东群星投资计划自1月27日起在半年内减持不超过3%股份,实控人樊献俄拟减持不超过0.19%股份。截至当天,群星投资持有龙津药41.38%股份,樊献俄持有0.77%股份。以1月6日收盘价计算,大股东将通过减持套现2.5亿。

 

大股东“不讲武德”在高位套现,龙津药业次日应声跌停。但从股价表现上来看,再度进入上涨区间的龙津药业让投资人仍然对其抱有信心。也让市场关心,这家成立26年仍固守于灯盏花产品的老牌药企成色如何?



似曾相识的局面

 

龙津药业前身是樊献俄于1991年成立的昆明群星制药厂,1996年樊献俄联合港资立兴实业组建了龙津药业,并在2015年3月登陆A股,核心产品为注射用灯盏花素,主要用于治疗中风及后遗症,冠心病,心绞痛等。

 

大股东高位套现、股价跌停后复苏,这个局面对于龙津药业来说似曾相识。2019年初,龙津药业搭上工业大麻风口,曾经在11个交易日内开出9个涨停板,被视为行业龙头之一。随后,群星投资和樊献俄突然宣布减持1%,随之而来的是龙津药业持续一个月的高位震荡,此后开始了近三年的漫长下跌,直到近期市场炒作中药情绪高涨,龙津药业股价才达到接近三年前的水平。

 

龙津药业本轮上涨的直接利好是其核心产品注射用灯盏花素中“集采”中标。12月23日,龙津药业公告10瓶装25mg规格的注射用灯盏花素拟中选“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

 

不过,进入集采也让龙津药业的利润大幅压缩。在集采谈判中,注射用灯盏花素报价从228元/盒降至75.31元/盒,药品价格降幅高达67%。每瓶药剂的价格降至7.53元的“跳楼价”,每毫克价格仅有0.3元,在同行业中处于低位。

 

近期披露的集采中标情况显示,湖南恒生制药拟中标的5瓶装50mg规格的注射用灯盏花素,最终报价119.98元,每毫克约0.48元;神威药业5瓶装20mg规格的注射用灯盏花素,每毫克约0.35元。

 

2021年12月以来,中医药行业利好政策密集发布,监管层明确将适宜的中药和中医医疗服务项目纳入医保,加之疫情影响,带动中医药板块集体大涨。

 

同时,近期中药材、中成药的涨价也助推了中药板块的上涨情绪。受疫情、极端天气、物流、监管等多重因素印象,中药原材料近两年价格持续上涨。部分头部药企也因此发布药品涨价通知,其中同仁堂的安宫牛黄丸2021年12月初价格提升至860元/盒,涨幅接近10%;华润三九、太极集团、九芝堂等知名药企也相继宣布部分产品涨价。

 

市场分析认为,龙津药业近期的股价大幅上涨,大概率借助板块上涨的东风。单从业绩表现来看,龙津药业近年来不是太令人满意。



业绩承压

 

两票制改革落地,让药品代理商话语权降低,药企有更多定价权,出厂价提升营收会相应上涨,但药企也需要承担相应的渠道建设,销售费用的增加也推高了药品成本,压缩了药企利润。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建立收支平衡就成了药企发展的关键。但2017年起,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和用药安全问题逐渐凸显,用药安全成为主要监管方向,医保支付严格限制,由此导致中药注射剂销量持续下滑。

 

反映在龙津药业身上,其王牌产品注射用灯盏花素2016年销量达到3569.66万瓶,此后逐年下滑,2020年销量仅有1287.32万瓶。


折射到业绩上,是龙津药业近年来利润持续下滑。2017年、2018年,龙津药业营收3.04亿和3.36亿,同比均保持两位数上涨,但归母净利大幅下滑分别仅有3516万和1387万,同比下滑均在六成以上。

 

2019年,龙津药业由盈转亏,当年归母净亏损2311万。2020年受益于管理费用下降、疫情带来的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加大等因素,龙津药业实现扭亏,当年归母净利润达到1181万,但扣非后仍亏损253万。


市场分析认为,虽然集采中标让龙津药业保住市场份额,但急剧下降的药品价格,给本就微薄的利润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龙津药业创始人樊献俄已经70岁,2020年12月已经卸任总经理职务,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目前,龙津药业总经理为樊献俄46岁的女儿樊丽娟。龙津药业并未披露樊丽娟此前制药行业的工作经历,仅表示其自2016年进入上市公司在基础岗位任职,于2020年底正式接下总经理重任。

 

2021年前三季度,龙津药业营收5.94亿、归母净利657万,同比分别大涨261.23%和187.68%。虽然业绩涨幅明显,但是龙津药业主打的灯盏花产品已经被“后来者”云南生物谷药业超越。国盛证券研报显示,生物谷在灯盏花药品领域市占率已经达到53.3%,明显领先于龙津药业。

 

除此之外,龙津药业在仿制药方面的转型也不顺利。龙津药业自2019年向仿制药领域发力,不仅与无锡金慧盛科技、上海戎誉生物医药共同成立仿制药研发平台,还与印度Intelliscend药品研发公司、CBC印度公司签订仿制药研发合作协议,将研发项目“外包”给印度公司。2021年龙津药业看好通化金马(000766.SZ)前总裁姬彦锋“多年医药从业经验及多元化的资源平台优势”,与其成立合资公司,但到目前为止龙津药业并未拿出仿制药的研发成功,新药何时面世也没有公告。

 


关联交易之争


业绩压力之余,龙津药业最重要的两大股东之间,也有着矛盾的阴霾。

 

截至去年三季末,龙津药业控股股东群星投资及实控人樊献俄合计持有42.15%股权,二股东立兴实业持有20.524%股权。

 

2017年11月,龙津药业为打通核心产品灯盏花注射液上游产业链,收购了三七科技旗下灯盏花种植和灯盏花药业100%股权,相应股权交割在2019年7月完成。

 

这笔交易其实是一笔关联交易,龙津药业第二大股东立兴实业的实际控制人曾继尧,与三七科技副董事长曾立品为父子关系。同时,曾继尧子女曾立华和曾立伟间接持股三七科技。

 

2019年,收购企业并表后,因业绩不佳导致龙津药业当年计提商誉减值2434.16万,直接导致当期由盈转亏。

 

2020年6月,龙津药业在收到云南证监局责令整改决定后,于2020年7月将此前一直隐匿未发的交易《补充合同》披露,这份补充合同里,交易双方约定了股权交割之日前的损益由三七科技承担,库存灯盏花素在股权交割日之前直接抵付三七科技借款、抵付超出部分由三七科技回购等条款。

 

这份补充合同披露后,双方对其是否有效反复拉锯。2020年法院裁定该《补充合同》无效后,龙津药业多次上诉,直到2021年11月,该案被法院裁定发回重审,至今未有下一步结果。

 

龙津药业药业虽然盼来了诉求多时的重审,但后续结果还有很大不确定性。而且持续三年的合同拉锯,也让市场和投资人对于龙津药业的经营和管理能力画上一个问号。



10连板后大股东高位套现 龙津药业还能“妖”多久?
以1月6日收盘价计算,大股东将通过减持套现2.5亿。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