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阿里腾讯,公关掌门人“隐身” || 深度

发表时间: 2022-07-06 19:08:21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浏览:

wumiancaijing.com


////

阿里“公关天团”的关键人物,成为荣誉合伙人,腾讯公关的负责人去阅文当CEO了,互联网大厂间的口水仗,怕是再也打不起来了。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发布

作者:施燕芬

编辑:陈涧

设计:岚昇

实习生:龙钰虹


两大互联网巨头公关掌门人“毕业”了。


6月30日,腾讯发内部邮件宣布,程武将专任腾讯控股子公司阅文集团CEO,不再担任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等职位。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于2014年组建的腾讯集团市场与公关部,过去一直由程武负责。


这一消息公布的16天前,6月14日,据齐鲁晚报消息,阿里巴巴集团荣誉合伙人王帅回到家乡学校捐赠3000万元。


这是王帅首次作为荣誉合伙人现身,这位阿里巴巴“公关天团”关键人物,过去是阿里巴巴合伙人。


程武职务繁多,王帅是阿里内唯一未轮过岗的管理者,他们之间几乎没有共同点。


王帅彪悍,先发制人,比如在公开场合指出,腾讯整条命是小学生给的。


程武谨慎,以防守的方式,只处理危机公关,也稍显笨拙。与阿里系产品互相屏蔽,强硬回应等阿里接入微信支付再说,再到头腾大战交给法务团队,程武渐渐淡出。


公关之间口水战,实际上是企业间业务竞争的延伸。互联网反垄断监管,平台间开放链接,巨头减少恶性竞争,公关掌门的位置不再重要了?


口水仗打不起来了


互联网大厂间再难掀起口水战。


追溯上一次口水战,已是去年6月。腾讯在线视频CEO孙忠怀称,短视频是简单洗脑式的重复,“个性化分发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孙忠怀此举皆因线上流量见顶,长短视频的竞争加剧。当天,同场的优酷总裁樊路远、爱奇艺创始人龚宇都公开炮轰短视频搬运泛滥且侵权,尽管没有孙忠怀的“猪食论”来得激烈。


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随后回应,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第二天,字节跳动将口水战升级,发布报告详细披露过去三年间相关产品被腾讯屏蔽和封禁的情况,“头腾大战”再起硝烟。


腾讯对此没作任何回应,骂战最终偃旗息鼓。


在腾讯内部,孙忠怀带领的企鹅影业,和程武的腾讯影业是竞争对手,而后者同时还是公关部门总负责人。


在孙忠怀说出“猪食论”时,程武正忙于阅文集团的“新文创周”,辗转不同的论坛和发布会,发表了三场演讲。作为同事、企业公关的总负责人,程武没有处理孙忠怀的危机公关。


程武友人的一篇文章中谈及他,讲话时彬彬有礼、滴水不漏,总说“外交辞令”。程武说,“纯粹是职业习惯,我负责市场公关,一旦说错,就会给公司造成危机,不敢大意”。另外一篇文章提及,程武说话语速很慢。


程武的慢,等来了巨头竞争的暂停键。


2021年9月,工信部正式要求互联网互相开放生态系统,重点整治恶意屏蔽网址链接,这正是互联网巨头过往口水战的症结。


2015年,腾讯与阿里巴巴互相封锁,导致互联网公司都要选边站队。王帅说出“腾讯整条命是小学生给的”时,正是刘强东和王兴攒了个饭局,这个饭局马化腾还坐上主位,没有马云。


曾被舆论津津乐道的“东兴饭局”,图片来自新浪科技。


工信部插手互联网巨头的战争,间接叫停了口水战。


阿里巴巴去年的销售和市场费用增速在逐季放缓,一季度至四季度分别花费251亿元、270亿元、289亿元和36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5%、98%、66%和45%。


据《财经天下》周刊,一位阿里外包公司的员工隐约感知到,“来自阿里的投放变少了”。此前,行业运营和公关手上各有一笔投放费用,“现在运营手上没钱,统一都让公关来投广告。”


今年4月,网易密集向腾讯宣战,先是指责《王者荣耀》宣传物料抄袭,后来网易云音乐实名举报腾讯音乐不正当竞争。而腾讯只回应,“我们不加入打嘴架的行列”。


这一句话,仿佛在为互联网口水战时代写下句号。


掌门人沉默


曾几何时,阿里公关的灵魂人物,实际上是马云。


2000年,淘宝网还是地下项目时,马云策划了名动天下的《西湖论剑》,请来当时如日中天的门户网站的董事长们,还有著名作家金庸,全国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到场。一场打响名气的大会,绊倒了竞争对手易趣eBay。


金庸在“西湖论剑”论坛上,图片来自杭州日报。


马云是个资深的金庸迷,为满足自己的武侠梦,还撒资拍电影,请来各路武打巨星。他喜欢抛头露脸,在年会上,带着面具跳迈克尔·杰克逊的经典舞蹈。他也爱立人设,例如,对钱没兴趣。


这样的老板,自然让公关头大。


马云的经典语录当属996是福报言论。996言论发布后,刘强东加入口水战,称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者996,还称绝对不取消配送员的五险一金。王帅随即反击刘强东,这种事情不是一家正常企业所应该做的事吗?


在口水战中,王帅总是最会接话的那个。


淘宝商城更名天猫时,各方对名字多有不满,马云调侃,“我们不改了,总比啥仓基新村,以及那些又东又当的好吧!哈哈。”当当的李国庆当即在微博叫屈,王帅出来说,他也用当当,事情得以平息。


王帅在阿里的花名是“奔雷手”,的确也名副其实。2019年马云隐退后,王帅也动了离开的心,2020年8月,他发布一则朋友圈晒图称“想退休”,但随后删了。


马化腾跟马云完全不是一类人,他多以产品经理的形象示人,低调,少发言。


3Q大战时,腾讯用一篇晦涩文字解释封锁360的目的,在舆论场上大败。


他曾经在讲座上表示,“用户是闷骚的,他们不会向你诉说自己的欲望,所以问卷调查什么的基本没用。但当你把直抵内心秘境的产品放到他们面前时,他们就会两眼放光,大叫‘就是它’。”


一定程度上,这段话反映了马化腾的性格、腾讯的公关风格,不去打舆论战,不为用户对品牌形象的怨言,而讨好用户。


但实际上,这是腾讯的业务决定的,产品依赖度高,用户难以找寻替代品。


竞争态势变了


口水战减少之下,巨头们似乎更淡定了。


据晚点LatePost,按目前各平台的增长速度,抖音、快手、京东、拼多多的商品成交额今年可能就会超过阿里。


2015年,京东追赶阿里时,试图在舆论上遏制其竞争。马云声称,京东将会成为悲剧,京东模式存在巨大问题。


但如今,互联网企业正在战略性的放弃增长,而选择保守的“躺平”和乖乖的“盈利”。


今年5月,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阿里造了一个新词“滚动式”裁员,即阿里员工不会“集中毕业”,但也不是裁一波就安全了,而是常态化了。


原因在于,政策影响下,互联网企业未来可跑马圈地的预期小了,之前把一些优秀的人招过来养着,现在业务范畴缩减,人员自然冗余了。而显然,阿里的战略里,这种冗余是持续动态的。


腾讯则更加不在乎公关了。过往腾讯业务是复读机式的“创新”,公关作用于防御竞争对手的攻击。但如今,这家消费互联网公司已经奔向市场更大的产业互联网。


2021年第四季度,腾讯将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调节,金融科技首次代替网络游戏成为营收贡献最大的业务板块。


过去为了竞争而投入,但一直成效不佳的产品被关停,包括手机剪辑软件VUE、企鹅电竞、QQ堂游戏等。


如今,马云隐退,张一鸣、黄峥辞职,刘强东退居二线,互联网大佬鏖战江湖、快意恩仇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阿里腾讯,公关掌门人“隐身” || 深度
阿里“公关天团”的关键人物,成为荣誉合伙人,腾讯公关的负责人去阅文当CEO了,互联网大厂间的口水仗,怕是再也打不起来了。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