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等待退烧药

发表时间: 2022-12-23 16:16:36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浏览: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发布

作者:郭俊宇

编辑:陈涧

设计:岚昇

买药难,如今几乎成了全国人的共识。


线下各大药店、淘宝、京东、美团、饿了么……都是“一药难求”。


一些已经有了发烧等症状的人根本买不到药,甚至只能花冤枉钱去买天价药。


各地也在想方设法缓解药品紧缺的现状,通过拆零限售、政府统一发放,以及爱心人士互助等方式,让真正需要用药的人优先拿到药。


虽然这些方式能够解决一部分人的用药需求,但终究只是权宜之计。要彻底解决退烧药紧缺问题,终究还是要靠药企提高供应


上游原料药企、中游生产商、以及下游经销商也正在加足马力运转。然而,半个多月过去了,大部分人依然买不到退烧药。


退烧药如此紧缺,究竟卡在了哪个环节?“一药难求”的现象何时才能缓解?


缺药依然严峻


最近两周,走进全国任何一家药店问:有没有布洛芬或者其他退烧药?


不出意外的话,大部分人都会得到同一个答案——没有。


甚至都不用走进药店,很多药店门口都贴着一张各种退烧药缺货的公告。


某药店张贴的断货公告,图片来自网络。


很多药店现在基本上已经拿不到货了。12月22日,无冕财经研究员走访了广州番禺区的几家药店,一个星期前就已经没货的退烧药,现在依然没货。当问店员什么时候能有货时,得到的回答也很一致:不清楚,这个月内可能都没货了


广东汕头一家私人药店的老板表示,上周他还能想办法拿到少量的货,但基本上都优先安排给家里的亲戚朋友了,没有多余的药可以对外出售。


线下没药,线上自然也没药。


不管是京东、淘宝,还是美团、饿了么,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片等退烧药基本都处于缺货状态。


还有部分线上药店每天会在固定时间上架少量的退烧药,于是又部分网友每天准时蹲守,此情此景,何其熟悉。


网上流传的抢药攻略,图片来自小红书。


普通人用的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已经很难买,儿童退烧药美林和泰诺林则更难买到。一些家长在买不到药的情况下,只能采取以物易物的办法。


在某社交平台上,有孕妇用抗原检测试剂盒、连花清瘟换取儿童退烧药美林和泰诺林,甚至有网友用价值400元的五周年玲娜贝儿玩偶置换一瓶泰诺林


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父母的焦急心理将儿童退烧药卖出天价。据北京商报消息,天津儿童医院门口,有黄牛将一瓶平日里只需20元左右的美林卖到了2500元甚至3000元以上的天价。


还有一些人为了拿到药甚至铤而走险,做出了“偷药”的违法行为。最近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帖,表示收到邮寄的药物时,出现快递包装破损、里面药物丢失等情况,怀疑是被偷了。


有网友表示自己网购的药物快递盒有破损,来自小红书截图。


“不会真的有人快递偷药吧?”“快递员偷药,快被气疯了!”“网上给小孩买的美林,取货时发现药没了,只留下空箱子。”类似的消息在小红书上比比皆是。


退烧药需求暴增背后,除了真正需要治病外,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对药效和用药缺乏具体认知,盲目囤药,导致需求指数级增长。


例如,12月10日,某社交平台上有人沾沾自喜地晒出自己的囤药成果,跑了4趟药店,囤了价值1500多元的药品,用不上放到过期也心甘情愿


截图自小红书。


这种囤积居奇的行为加剧了缺药现象,导致部分不需要药的人手中囤积了大量药品,而真正需要药的人却买不到药。


权宜之计


药品紧缺之下,各地也是想方设法来缓解退烧药品供不应求的情况。


近期,拆零销售的做法逐渐成为主流。全国多地正在大力提倡将整盒装退烧药品拆分为更小的单位售卖,以保证在不影响病人用药的前提下能够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例如南京,从12月19日开始每天向市场投放200万片退烧药,全市153家零售药店统一拆零销售,居民凭借身份证购买,一次最多只能买6粒。


珠海的购买要求更加严格,不仅需要凭身份证购买,还规定每人每周只能购买一次,而且每次只能购买一种退烧药。布洛芬缓释胶囊、双氯芬酸钠缓释胶囊、洛索洛芬钠胶囊等退烧药7天内每人购买量不超过6粒,布洛芬混悬液7天内每人购买量不超过1瓶。


特殊时期,这种拆零销售的做法不仅能够提高药品使用效率,避免不必要的药品浪费,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非理性囤药”,可以有效缓解当下退烧药供应紧张的现状,让发热患者不再“一药难求”。


除了拆零销售外,一些地方将存量不多的退烧药进行合理分配,跟其他感冒药打包成爱心“健康包”后,优先发放给真正有需求的居民。


例如北京西城、顺义、大兴等区在过去一周都陆续为老人、孕妇、有基础病的居民送上健康防疫包,里面不仅有退烧药,还有抗原、N95口罩、体温计、酒精喷剂等防疫物资。


12月10日,福州针对全市的阳性居家隔离人员免费发放了1万份爱心“健康包”,里面包含连花清瘟颗粒1盒、布洛芬缓释胶囊1盒、体温计1支、N95口罩10只、抗原检测试剂一盒。


南京江宁区采取了更直接有效的办法,将16辆公交车改成发热流动诊疗车,在各个社区流动问诊,并给每位患者发放了6颗退烧药


也有一些热心人士,通过各种渠道弄到药后,免费送给真正有需要的人。


天津儿童医院门口就发生过这暖心的一幕,天津一位酒商通过各种渠道凑了40多盒儿童退烧药,在满足了自家需求后,将剩余的药品免费送,需要带着孩子现场测体温,只要真的发烧,就能免费领取。


图片来自网络。


这些做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缺药的问题,但都只是权宜之计,随着感染人数的增加,退烧药的需求量也会大增,要彻底解决供不应求的现状,终究还是要等到药企的供应跟上来。


缺药何时缓解?


全国缺药背后,其实并不是国内的药厂没有能力生产那么多退烧药。


从退烧药的产能来看,全球恐怕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比得过中国。


以布洛芬为例,中国的产能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全球前三大布洛芬原料药生产商前两家都是中国企业,这三家生产商分别为新华制药、亨迪药业、巴斯夫(德国),年产能分别为8000吨、3500吨、3000吨。


而且中国能够生产布洛芬的企业远不止这两家,光是上市公司里,就能找出不下二十家。


我国对乙酰氨基酚的产能同样充足,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 60%以上。根据健康网数据,国内年产能超过10000吨的厂家共有5家,总产能接近11.6万吨。


对乙酰氨基酚主要厂家情况,图片来自民生证券。


中国坐拥如此庞大的产能,为何还会缺药缺成这样?


虽然产能充足,在疫情期间,国内许多药厂的产能都处于闲置状态。


因为过去三年对“四类药”的限售,很多药企都不敢囤积太多的库存,因为一旦卖不出去,企业就会面临资金链断裂,甚至破产倒闭的风险。


在疫情放开之前,国内对退烧药的需求量也确实不大。据中康CMH数据显示,2019年,布洛芬在零售市场、等级医院的销售额分别是29.44亿元、3.57亿元,销售量分别是1.42亿盒、2700万盒。


2021年,布洛芬总销售量比2019年还下滑了18%,在零售市场、等级医院的销售额分别是24.95亿元、4.86亿元,销售量分别是1.08亿盒、3000万盒。


一家药企曾告诉赛博蓝,由于近三年各地严格控制四类药的售卖,很多人基本上不会囤药,药企生产的药品也卖不出去,导致很多生产四类药的企业在这期间出现资金链断裂,最终倒闭。


如今,需求量突然暴增,而四类药的产业链还保持着过去几年的惯性,闲置的产能要重新启动需要经历原料药生产、制剂生产、物流和零售等多个环节,打通这些环节需要一段时间。


闲置产能要重新启动,并不是只需将机器通电那么简单,甚至可能需要重新进行GMP认证或药品重新申报延续注册。


闲置产能转化为实际产量需要多长时间?


从一些业内人士的预期来看,缺药的情况可能要持续到元旦之后才有可能逐渐缓解了


根据某药企的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介绍的情况,400吨原料药的生产周期为一个月,将这400吨原料药卖给药厂后,将其制作成4亿片布洛芬,即便是千万级的产能,最少也要10天。算下来总共需要40天。


而根据知乎上某药企研发小领导的经验,布洛芬从原料生产到检测,再到最后制剂出品,在左右环节都顺利的情况下,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截图自知乎。


这还不包括流通、零售等环节,药品从出厂到摆上药店的货架也需要时间。


如果药企从12月初就着手增加产能,那么粗略计算,最快也要到元旦后,退烧药“一药难求”的局面才有可能逐渐缓解。


参考资料:

为什么我们买不到退烧药?每日人物

布洛芬供应提速有限:从400吨原料药到4亿片药片,至少要40天 界面新闻


等待退烧药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发布作者:郭俊宇编辑:陈涧设计:岚昇买药难,如今几乎成了全国人的共识。线下各大药店、淘宝、京东、美团、饿了么……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