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解散会”开了20分钟,高管提前撤离,每日优鲜带了个坏头 || 深度

发表时间: 2022-07-29 17:37:10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浏览:

wumiancaijing.com


////

每日优鲜拿了近百亿融资,也曾疯狂占据市场,这下突然被曝“解散”,让外界对生鲜电商赛道充满质疑。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发布

作者:海棠葉

编辑:易鸣

设计:岚昇

实习生:龙钰虹


7月28日,“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被曝解散,欠薪、裁员,同时在全国多地已无法下单。


“生鲜赛道果然没有奇迹。”热衷于薅每个生鲜电商平台羊毛的黎云(化名)很是低落,“我努力在各个平台分别下单,就是希望它们都活着,别最后只剩一家垄断独大,有竞争才好。”


每日优鲜、叮咚买菜、朴朴超市、盒马、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淘菜菜、兴盛优选......在这之前,很难判断谁会走到最后。


如今赛道头部选手的轰然倒下,使得生鲜电商玩家们,站在了悬崖边上。


 极限解散


每日优鲜骤然“结束一生”,打得众人措手不及。


7月28日,一份聊天截图和录音在网络广泛流传,有自称每日优鲜的员工称,由于投资款没有如期到位,公司通知与会员工原地解散。


效率上看,每日优鲜还是那个每日优鲜。


破产解散赶超“最快30分钟送达”的配送,从宣布到落地,只用了一个二十分钟的线上会议。


“昨天假借空气治理为由让大家居家办公,到了今天下午4点半左右,公司突然直接线上通知解散,然后删账号,下午刚解散的。”该名员工表示,“因为没钱了,早没钱了,一直拖到今天没办法了。”


员工直接遭殃:截至目前,在职员工6月、7月工资没有发放,社保也断缴了,8月份开始个人自理,被离职者则没有赔偿、没有离职证明。


目前,大量员工处于停摆状态。


职场社交平台脉脉App上,有员工发言称,估计每日优鲜超过80%的员工要待岗;下半年的裁员已经开始了,部分员工签了待岗协议,只发基本工资。据“每日人物社”,截至29日凌晨,每日优鲜的员工维权群已经聚集起共计924人。


对于“关门大吉”的纷纷传言,每日优鲜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表示,“并非解散,而是暂时关停极速达业务,对人员也进行了调整。”


不过有每日优鲜员工透露,7月27日晚收到通知,全国门店都已闭店,系统层面的更新也已经完成,极速达业务已正式关停。


7月28日上午,每日优鲜App首页置顶了一项服务变更通知,配送时间由原来的最快30分钟送达改为最快次日达。


每日优鲜App开屏弹窗页、官方微信公众号简介中仍有“最快30分钟送达”的字样,但北京、上海、天津等多地已无极速达商品可购。


据每日优鲜官方客服回复,因业务调整,暂无极速达业务,并称其门店已经关闭。


至此,每日优鲜的核心业务“全军覆没”。


对此,每日优鲜方面工作人员表示,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业务及组织进行调整。次日达、智慧菜场、零售云等业务不受影响。由于业务调整,部分员工离职,公司目前正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最大限度保障员工权益。


但无冕财经更换多个地址测试发现,每日优鲜APP中的最快次日达商品,下单结账时界面会显示“抱歉,本单购买的商品在当前地址下无货”,可加入购物车却始终无法完成购买。


工作时间内,点开在线客服页面则显示暂无客服在线,点击页面中的重建会话无效,客服电话也无人接听。


 早有先兆?


“每日优鲜取消半日达,我就觉得它快倒闭了。”消费者有着自己的判断。


“一个月前有家零食柜公司到我们公司推销产品时,看到我们原来用的零食柜是每日优鲜的,那时候就来了句,每日优鲜不是倒闭了嘛。”7月28日,有网友感慨行业间消息比较灵通。


一切有迹可循。事实上,每日优鲜这场大溃退,征兆始于今年初,表露于今年6月。


短短3天时间内,每日优鲜关闭了9个城市的极速达业务,仅保留北京、上海、天津、廊坊四个城市的前置仓站点。


更早之前,每日优鲜覆盖着20座城市,业务遍布全国南北。


与此同时,供应商催款的声音渐大,黑猫投诉平台上相关投诉不断增加,他们中的许多人开始求助法律渠道。


天眼查显示,2022年至今,每日优鲜作为被告开庭了15次,涉及买卖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等,最新一次发生在7月26日,原告为一家以从事批发业为主的企业。


根据财报,截至2021年9月30日,每日优鲜尚未支付的供应商欠款净额为16.52亿元,同比增加34%。这些应付账款里包括三大类供应商货款、外包配送公司运费、营销服务提供商的服务费。


7月1日,每日优鲜自曝次日达业务存在“可疑交易”,在财报中的收入、成本均多计7亿元,更是引发大地震。


面对各种问题,高管却纷纷离场。


天眼查App显示,7月18日,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曾斌卸任每日优鲜主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经理,另一位创始人徐正也已退出董事(理事)、经理、监事行列。


此外,每日优鲜副总裁李漾、每日优鲜智能生鲜市场业务负责人孙原、每日优鲜CFO王珺等一众高管也从公司主要人员中退出。


解散消息后,有对接供应商的每日优鲜员工发朋友圈称,请供应商联系徐正、曾斌老板级别人物,但同时也有员工予以否认,“每日优鲜跑路,高层全部失联”。


据了解,徐正未出席每日优鲜原地解散的线上会议。


每日优鲜在7月18日出现了一次人员集体变动。图源自天眼查。


时间很微妙。


就在高管团队解散不久前,7月14日,每日优鲜宣布获得“救命钱”,与山西东辉集团达成股权战略投资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山西东辉集团或其指定关联方将认购每日优鲜约29851万股B类普通股,价值折合约2亿人民币。


白衣骑士“救驾失败”,而高管团队们至今未有发声。


值得一提的是,据媒体报道,在每日优鲜此前提交给纳斯达克的披露文件中,徐正早已移居香港特别行政区,成为香港公民。


这也意味着,即便每日优鲜破产了,徐正也可以随时走人。毕竟,徐正持有的股份全部放在海外离岸信托中,被拖欠的供应商们是无法向其追索财产的。


 幸存玩家压力山大


每日优鲜生死劫,受伤者众多,公司近900名员工,来自全国各地的供应商、合作伙伴,以及一批散户股东。


受解散消息影响,每日优鲜美股开盘跳水,一度大跌达50%。截至发稿时,其股价报0.1353美元,跌42.55%。


昔日重金加持的机构股东损失惨重。


天眼查数据显示,至2021年上市前夕,每日优鲜完成了10轮融资,金额共计超过110亿元,囊括腾讯、高盛、中金、联想资本等一众明星股东。


但自上市以来,每日优鲜股价一路走低,最新股价较发行价跌去98%,市值也从32亿美元大幅缩水至0.31亿美元。


大概推算,腾讯亏损近半,亏损比例为46.8%;老虎环球基金、元生资本的浮亏达16.6%、15.9%;F轮携20亿元入股的青岛国资亏损比例最高达76.5%,亏损金额为2.2亿美元(约人民币15亿元)。


若每日优鲜惨败退市,损失难以估量。


而对于生鲜赛道而言,每日优鲜烧光百亿资金,依旧没啃下蛋糕,资本的噩梦再次敲响了警钟,幸存玩家们“坐立难安”。


每日优鲜被曝解散后,叮咚买菜(NYSE:DDL)的股价也应声下跌。图源自雪球。


每日优鲜这一弄,会把叮咚买菜也带下坡,供应商不会再给什么账期了。”有分析认为。


而这对于仍未盈利的叮咚买菜来说,极其危险。


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叮咚买菜净亏损4.77亿元。此前的2019年-2021年,叮咚买菜净亏损累计114.8亿元。


而截至2022年3月31日,叮咚买菜应付账款、短期借贷等债务合计达到50.92亿元,同期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仅48.52亿元。


一旦供应商缩短回款周期,叮咚买菜现金流压力更大。


事实上,生鲜电商玩家们皆面临着相似的难题:摸索至今,仍依赖外部输血,自身盈利困难、造血有碍,倘若资本撤离,能否再熬下去,还能熬多久。


以叮咚买菜为例,其平均客单价57元,以20%的毛利率计算,每单毛利仅11.4元,而每单仓储成本3.5元、配送成本6.41元,再加上租金、水电、销售等损耗、管理费用,每送一单亏损5.7元。


不稳定因素过多,直接影响了打工人的观感。


有网友表示,曾经进易果生鲜工作了一两年,后面就是破产裁员了,从那次就看清楚了生鲜赛道的坑,被裁以后接到了橙心优选、每日优鲜的面试邀约,直接没去。


现实是,不设上限投入、势要拿下市场第一的橙心优选垮了,每日优鲜也成昨日优鲜。

“解散会”开了20分钟,高管提前撤离,每日优鲜带了个坏头 || 深度
每日优鲜拿了近百亿融资,也曾疯狂占据市场,这下突然被曝“解散”,让外界对生鲜电商赛道充满质疑。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