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字节跳动涨不动了!员工问“下一轮要裁哪里” || 关注

发表时间: 2022-07-01 09:47:40

作者: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浏览:

wumiancaijing.com


////

一年营收几千亿但亏损上百亿,据说连今日头条都接近亏损边缘,字节跳动要去哪里找更多的钱?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发布

作者:施燕芬

编辑:陈涧

设计:岚昇

实习生:龙钰虹


字节跳动为上市动作频频。


4月25日,首席财务官(CFO)的位置空缺5个月后,请来操刀过多家互联网公司上市的高准。11天后,字节跳动国内业务主体公司名称变更为抖音有限公司,且同步更新香港公司名字,似乎意指港交所。


这家互联网巨头,曾在去年首次公布财务数据。


2020年,字节实际收入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是腾讯同期营收规模的一半,快手同期的四倍。


但仍旧赚不到钱,字节经营亏损达147亿元。今年5月,坊间一则未经证实消息称,字节亏损规模达到几百亿。


亏损在于增速太快,投入速度也太快,但赚钱主要还是靠抖音和 TikTok的广告。


因此,继上一年度行业政策调整而裁员后,字节再一次降低冗员率。6月17日,据晚点LatePost消息,字节教育、游戏业务大幅裁员。


冲刺IPO之际,字节的确需要让财务数字好看点,但变现容易吗?


裁员与急着变现


教育和游戏是字节两轮裁员的风暴眼。


“双减”政策落地后,教育业务从2万多人缩减到5000多人,本轮将再裁员80%,只剩下千余名员工。


游戏业务则继续削减北京绿洲工作室在内的多个项目以及员工,超过370 名员工的上海101 游戏工作室则整体裁撤。


2017年-2021年4月,字节跳动约投资11家游戏公司,图片来自竞核。


上一轮,2021年底,字节裁掉Ohayoo79名员工,裁撤了几个投入较大的项目,包括由北京绿洲工作室负责开发的一款开放世界游戏。


但要说是因为行业天花板见顶,其实上一轮已经出清。教育方面,已经从K12教育变成合规的成人教育、校园合作,而受版号限制的游戏行业,版号也重新发放了。


这一轮的裁员,可以归结于战略、产品上的失败。


字节曾号称“APP工厂”,有着“大力出奇迹”的方法论,做互联网产品不是写文档,而是先上线测试,由数据和用户来反应,到底要不要做和要怎样做。今日头条、抖音都是这样跑出来的。


但这一招,在教育和游戏领域都不适用。


教育类互联网产品不是纯互联网产品,难以做到大量用户测试。


一位接近字节教育BU大力教育负责人陈林的人士称,公立学校难以接受系统完全替代老师,只有位于村镇的私立学校愿意接受测试,但也没有做到每节课都系统教学。


精品游戏一般都制作时间长,投入成本大,通过测试的用户反应来改产品,往往需要投入更多。游戏需要长期投入,需要内容、玩法的沉淀。挥金如土的腾讯,游戏业务做了12年,才出了一款王者荣耀。


急于承认失败,目的在于变现。


字节游戏业务BU朝夕光年的负责人严授,当然认识到“APP工厂”模式很难用在游戏业务上。


2019年朝夕光年成立时,严授为团队争取到有别于集团整体的管理机制,比如可以自己搭建投资团队、项目暂时不需要考虑营收、双月OKR不用过分聚焦数字层面的表现。


但仅仅两年,字节就催严授交功课。2021年开始,字节开始要求游戏要实现经营达标,包括流水和毛利。


另一边,字节也失去对教育的耐心。2020年,大力教育品牌成立时,陈林在发布会上说,准备好三年不盈利。


2020年10月上线到2021年底,大力台灯售出100万台,未能盈利。2021年,字节跳动内部人员告诉投中教育,字节教育条线一年亏损近100亿,还不算公司自己的推广资源。


在行业收缩背景下,互联网公司纷纷认为,亏损大,我裁点人,扩张业务少点,花钱少一点,就变成赚钱了。而教育和游戏之后,非抖音业务的字节员工都害怕裁员大刀会伸向自己。


去年11月,字节首次梳理出六个业务板块,包括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朝夕光年、TikTok,其中,飞书的投入相当惊人。


一位接近字节的人士告诉无冕财经研究员,飞书一年研发成本达60亿元,2017年到现在的投入超200亿,而且飞书拥有7000名员工,比拼多多还多,飞书的竞品钉钉只有千余人。


 “字节下一轮要裁哪里?”有字节员工在脉脉社区上发问。


涨不动了,“始终创业”有用吗?


字节跳动算法不管用了。


个性化推荐引擎不仅是跑通产品留存率的办法,还是移动互联网广告增长黑客。


一般互联网行业都是先烧钱圈用户,变现都是延迟满足。但一直强调延迟满足的张一鸣,在变现上追求及时满足。


今日头条一开始做的不是个性化的信息分化,而是抓取四大门户的最新消息。半年后,张一鸣就说要做商业化,并且为了广告,要将信息流改成个性化推荐。


张一鸣找来了曾分管京华时报广告业务的媒体人张利东。


他帮个性化推荐信息流做了个实验。他联系了国美电器北太平庄店,在今日头条上放广告,让用户收藏文章,到店面买东西送食用油。


虽然实验推荐的半径从3千米变成10千米,再到后来覆盖大半个北京,最后终于来了100多人。张利东成功完成了广告效果。


今日头条正好赶上了手机的普及。


在PC互联网上,百度掌握着最大的流量。当时百度商业分析负责人朱时雨观察到,每年春节是流量的最低点,春节过后两周就会被复苏,但2012年的的流量直到3月上旬都不景气。朱时雨认为,是移动互联网到来了。


这一年春节刚过,张一鸣在中关村知春路上的一家小茶馆里,跟SIG投资人王琼说要创业。


自此,字节跳动享受着移动互联网红利,从图文时代的今日头条,一直到短视频时代的抖音。


但红利会有用尽那天。字节收入已经放缓。


据贝壳财经消息,字节跳动2021年营收约580亿美元,约合3678亿元,同比上年增长70%,而2020年增速为111%,再往前几年增速都保持在200%以上。但从2020年只有腾讯营收的一半,到腾讯的2/3,字节与腾讯的营收差距进一步缩小。


字节跳动历年营收情况。


据上海证券报消息,去年11月,字节跳动在内部会议中提到,过去半年,字节跳动的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第一增长曲线今日头条接近亏损边缘。


2020年,互联网广告收入放缓,字节将第三增长曲线押注在游戏、教育产品、飞聊国际版。个性化推荐引擎不再适用于新增长曲线。


2021年,飞聊停运,并入到抖音。游戏、教育则都在碰上政策监管,这两个行业的大单客户都丢失了。


今年的情况没有向好。腾讯一季度广告营收减少17.56%。高盛的研究团队预计,2022年中国线上广告收入增速将会从前两年25%下降至8%。


张一鸣的方法论不奏效了,他也离开了。


2021年5月,张一鸣宣布卸任CEO,将字节跳动交给大学室友梁汝波。


梁汝波走马上任以来,拆除了“大力出奇迹”的“小前台、大中台”组织架构,首次梳理出六个业务板块。


据晚点LatePost,6月22日,梁汝波首次更新字节价值观,将始终创业调到首要位置。


梁汝波说,要始终保持创业心态,“像一个状态好的创业公司那样做事情”,不管公司层面,还是员工层面,都要保持谦逊,ego要小,这样才能发现自身问题,不断进步。


字节范是员工考核的一个维度,其它的分别有业绩、投入度,除业绩外,另外两个并无量化指标。


只是,虚无的始终创业,会是什么呢?


参考资料:

1、晚点LatePost  字节游戏、教育业务大幅裁员,最后一个平台巨头也开始收缩业务 

2、林军  沸腾新十年

字节跳动涨不动了!员工问“下一轮要裁哪里” || 关注
一年营收几千亿但亏损上百亿,据说连今日头条都接近亏损边缘,字节跳动要去哪里找更多的钱?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热门文章

每周人物

图片展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9143347号-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

邮编:510000

咨询电话:020-89562149


 

关于我们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